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宰执天下 > 第一卷 初六之卷——塞上枕戈 第224章 变故(21)

第一卷 初六之卷——塞上枕戈 第224章 变故(21)

    领了太后圣谕,到此刻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杨戬终于走到了宣德门近前。

    幽深的门洞越来越近,杨戬的脚步更加迟疑。

    ‘那狗才怎么还不回来?’

    ‘是出了事?’

    ‘玉昆相公知道了没有?’

    ‘太后会不会不耐烦了?’

    ‘章相公那脾气,该如何说啊……’

    ‘今天就该告假的。’

    各色杂念,在杨戬头脑中此起彼伏,走马灯般的打着旋儿,最后凝结成一句悔恨,‘早知昨天就把季家小娘抬过门了。’

    这是字面意义上的要命。

    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太后的这份手书,加上‘相公养了个好儿子’的口谕,堪比几万斤的炸药,不仅章惇不能安居其位,整个朝堂都会给炸飞起来。

    杨戬很清楚,收下这份谕旨之后,正常情况下,章惇就只有辞官待罪的一条路了——‘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这四句后面,老子还有两句:‘功遂身退,天下之道’。

    太后强逼着章惇辞官。但这是韩冈所不愿看到的。在韩冈觐见太后时,杨戬就在一旁侍奉,很清楚韩相公的想法。

    如果仅此而已,那还没什么。宰相虽然心中不满,但太后执意要裁撤一大臣,终归还是会依从。

    可章惇不是普通的宰相,那是权相啊,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辞官的?说不定当场就翻了脸,先拿自己祭旗了。

    杨戬一百个不愿去宣旨,可又不能违逆太后。在太后身边得重用,看起来风光,实际上也很风光,但若是对太后的吩咐推三阻四,那之前攀得有多高,事后摔得就有多重,只能硬着头皮领了这个差事。

    他一出寝殿就把心腹派出去找韩冈。这么大的事,只有韩冈能把太后劝回来。即使韩冈不能劝回太后,也能让韩冈早做准备。卖了宰相人情,纵然是让太后不喜,可宰相保下自己的一条小命总是没问题的,以韩冈的为人,肯定还有回报。想想王中正王太尉的风光,即使失爱于太后,也能补偿回来几分。

    反过来如果什么都不说,直接去章惇府上传谕,即使能从章惇手上逃生,韩冈事后也不会饶过自己。

    杨戬盘算得好好的,韩相公府上离皇城不远,出宫传话半个时辰就足以来回。

    可杨戬左磨蹭右磨蹭,一个时辰过去,已经不能再耽搁了,可派出去的人还没有回来。

    杨戬急得心中发狠,心中把那心腹三十六般刑具都用上了。

    他派人出去时,就叮嘱过了,即使没见到韩冈,只要能在韩府上留句话就行——通报过就是表了态、站了队,以杨戬对韩冈的了解,即使事情没办好,也不会被秋后算账——但一定要尽快回来复命,他才能有些底气去见章惇。

    人不回来,什么情况都不分明,见了章惇,难道还当真一板一眼传了太后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圣谕?想想章惇可能会有的反应,杨戬的腰骨都软了。

    章惇可不是韩冈。

    韩冈对宫中内侍,并不会像一般士大夫,因其肢体残缺而有所歧视,也不曾对那些天子、太后身边得重之人另眼相看,而是视若凡人,与普通的官员一体相待。

    而章惇对内侍,则是与常见的士大夫一般嫌弃。过往,内侍是天子身边近臣,要防备离间,要打探消息,多少得给脸面,可如今,外朝权重,天下人只知有都堂不知有天子,章相公看内侍就如同看宫中每日从拱宸门处运出去的弃物,多看一眼都觉得脏。

    即使王中正那等位高权重的宫中老人,见了章惇都得不到一个好脸色。等而下之如杨戬,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何论现下还要去倒捋毛,真是嫌自己死得慢了。

    可杨戬却也毫无办法,拖不下去了,只又派出一亲信,赶去韩府报信,自己慢慢往宣德门走过来。

    王舜臣带着神机营就坐在宣德门。那个杀星,在韩冈遇刺之后,直接入宫就夺了神机营的兵权,还杀了一名大将。杨戬方才听说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转过脸,也不敢报给太后知道,还把那个拼死来报信的小兵给扣下了,打算回来就悄悄处置了,生怕惹了那杀星心里不痛快。

    不过王舜臣是韩相公的心腹戚里,杨戬现在倒不怕他。实在不行,就让王舜臣转告韩冈,虽然没有直接禀报韩相公的人情那么大,可也算是报了备,不是无依无靠的见韩冈了。

    杨戬带着牵马的小内侍磨磨蹭蹭,千层布底的官靴蹭了半天青石地皮,还没蹭到宣德门处,只稍稍走近了一点。

    这天真冷。走出大庆殿外侧那道墙后,寒风陡然狂暴了许多,杨戬走得慢,风往衣襟里灌得就越猛,只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直冻得手脚发僵。

    杨戬满肚子的冤苦,被寒风顶着,倒都倒不出来。只把衣袖都扎紧了,慢慢的蹭。

    这时却见一群人从城门里出来,领头一人个子不高,却气派最大,周围人如众星捧月,将他凸显出来。

    杨戬远远一见,脚步立刻就快了起来,本来磨蹭得如乌龟拉车,这时一溜小跑,跑得近了,点头哈腰,狗儿一般的连声唤着,“太尉”,“太尉”。

    王舜臣一摆手,周围神机营官兵让出了一条路来,“都知终于出来了。”他抬眼打量一下杨戬身后的马,漫不经意的问,“早知都知要去章相府上传谕,怎么现在才出来?”

    两人看来都给问出来了。杨戬心中暗骂废物,却也没奈何。本来他就不指望能瞒过王舜臣。只要王舜臣肯放人出去报信,就是押送着出去找韩冈都行。

    杨戬也曾想绕过王舜臣去直接联络韩冈,但他终不敢派人从拱宸门、西华门、东华门那边绕路去。虽然那几处都不是神机营的地盘,可王舜臣摆明了奉韩冈之命,率神机营镇压宫中变乱,自己若是派人绕过王舜臣秘密行事,那是黄泥落进裤裆里,满身是嘴都解释不清了。

    杨戬又一阵点头哈腰,“小人派去给相公报信的两个小子,还没回音,小人担心相公措手不及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才等到现在。”

    王舜臣拉着杨戬,顿时更见亲热,“都知只管去章相府上,别的不敢说,保都知你安然出来肯定是不用愁。”

    得王舜臣这一句,杨戬心放下了一半,只是还有一半提着,“万一相公……”

    王舜臣拍着杨戬的手,打断了,“放心,我那三哥岂会无对策?都知只管放心大胆的去,一切都不必担心。”

    杨戬点点头,不管放心不放心,都不好再多说了。

    穿过深沉黑暗如同隧道的城门,杨戬翻身上马,径直往章惇府上去了。

    城门内的黑暗中,马蹄的回声渐消,擦得的一声轻响,一点火光亮起。火光微微晃动,很快就稳定了下来,门洞内侧的耳室中,此刻亮了起来。

    正照着两面芦席,每面芦席之下,都盖着一人。两面芦席并排放着。左边的只露出一对薄底官靴,是宫中常见的式样。右边的芦席下,体型要小一些,头脚头盖着,只能看见青色衣摆的一角——是宫中小黄门的衣袍。

    两面芦席上,都有一片暗红的阴影。左边的颜色更深,已经凝固不动,右边的红渍还在扩大,缓缓的在芦席上晕开。

    鲜血的铁锈味和一股莫名的恶臭混在一处,中人欲呕,但芦席前的两人,毫不在意耳室中的气味,低头看着。灯火映照下,却是王舜臣深沉的面孔。

    “太尉,要不要紧?骗了那阉货,还杀了这两小阉狗。”王舜臣身边的人担心的问道。

    “我有骗那阉货吗?一句谎都没说吧。”王舜臣抬起眼,阴沉的笑着,看着亲信部将欲言又止的表情,“怕个毬。”他又啐道。

    “相公知道了该怎么办?”

    “怕什么?”王舜臣就冷哼,“这一次能躲过去,下一次还能躲过去?想想我那三哥,天下事系于他一身,万一有个不测,连个顶缸的都没。”

    王舜臣脸色沉沉如锅底,心头的冷意缭绕不去。

    幸好韩冈已经出来了,方才韩冈还在皇城里面的时候,就只看见韩家老四来来回回的跑。

    先去了一趟州桥,回家了一趟之后又来了宣德门这里联络王舜臣,见过了王舜臣之后,又跑回家一趟,之后再往州桥去。半刻钟前,派人来传信,说是他就在州桥总局等消息,估计是不放心黄裳。

    韩冈那么多儿子,现在就见韩铉他一个人来来回回的奔忙。说起来真是有些可悲了,韩家的儿子不少,可现在能用的就这么一个。

    韩家门第浅薄,没有底蕴,就明明白白的暴露在人前。王舜臣都不敢想象,如果没有韩冈坐镇,他这个太尉还能不能抓得住神机营这把刀。

    该有决断的时候,就该下定决心。有时候,王舜臣觉得韩冈实在太过婆妈了。

    王舜臣不会主动去挑开韩、章两派的矛盾,但太后要为韩冈出气,王舜臣还是愿意搭把手。

    他转身离开耳室,丢下大逆不道的一句,“陈桥之后,也没见太祖责怪太宗。”

    (本章完)( 宰执天下 http://www.biquge22.com/0_324/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