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武道纪 > 第三卷 青城门徒 第二十五章 白彤威武
    白崖毕竟心志坚定,瞬间就回过神来,双目露出了厉色。

    纪南并不在房中,他与白彤和道婴互相交流了一下,发现少年是在夜半之时失踪的,自己走出了房间,不知道是夜尿,还是心智被惑。

    此时此刻,白崖终于认识到银尸和道婴的缺点。如果是真人在此,想必一定会立刻发现不妥之处,但银尸和道婴毕竟不是人类,智力和常识都有所不足。

    他让银尸和道婴的警惕再度提升到极限,给房中的那盏油灯添了一粒神目香膏,便提着朝屋外走去。

    神目香膏属于高等法香,有一定的辟邪作用,这时候正好用上。

    夜半冷风吹得烛火摇曳,白崖手掌一震,一团白气笼住了烛光,这才稳定了下来。

    他提着油灯走了一圈,越看越是心惊。

    这座废弃的宅邸还是他们昨日进入的喜宅,但地上布满了厚厚的灰尘,周围一片破败,就如同是上百年没有住人了。

    整个宅邸就只剩下了一个空壳,哪还有一片喜庆的景象。

    白崖灵机一动,放弃了在宅中寻找陈明三人,迅速出宅,在相柳庄绕了一会。

    “这庄子跟我们昨日黄昏前遇到的,应该是同一个,便是陈明口中的风水险地。”白崖心中一沉,不详的预感越发盛了。

    “我们昨天黄昏前已经赶了数十里路,居然还是被‘它’绕到了前头,而且趁着夜色布下迷阵……”

    白崖不觉得他们在第一次遇见这庄子时就已经着道,那时候,神识清明的感觉不会有错。武者对于生死和危机的感应是很强的,这方面就算是高他们几个层次的人物出手,也不可能完全蒙蔽神智。

    “风水玄术竟然有如此效果,能让一整座庄子挪移数十里之遥,真是不可思议!”白崖心惊同时,也觉得他们栽得不冤,这种手段确实神鬼莫测,令人难以置信。

    “这庄子肯定隐藏了不少陷阱,但既然我没事,陈明几个也未必就已经束手就擒。”白崖暗忖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想找到他们,还得着落在那座喜宅头上。”

    想到这里,他再不迟疑,马上返身朝喜宅走去。

    再度站在喜宅的前门,白崖脸上露出了一丝狠色。

    “给我拆了它!”

    收到白崖的命令,银尸一直漠然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居然有了一丝兴奋之色。

    白崖没有毛疾或者唐狩的头脑,他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暴力破局。既然现在身处风水之地,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老子全拆了你,看你还怎么风水。

    白彤是土木双行的力尸,现在一拳之力都不下几十吨,比专业的拆迁机器还好用。有她在身边,白崖就没想过解谜式地找人,他就不信把这里的房子全拆光,还会找不到陈明几人。

    白彤慢慢挽起袖子,露出一双莲藕似的白皙手臂。

    她晋升之后,现在生机由阴转阳,肉体开始有了真正生灵的特征,不仅肤色转变,而且身上都没有了以前铜尸时的腐臭味道。

    “轰!”白彤一个纵身就朝喜宅的围墙扑去,竟然在上面留下了一个人形的孔洞。

    不过,施展了暴力的白彤,脸上反而露出了迷惑之色。

    “怎么了?”白崖一边问,一边自己也开始动手。

    他倒是没让道婴帮忙,车离巫鬼属于魂体,可不擅长干这种活。

    “好硬啊!”这一动手,白崖终于发现了银尸为何而惊讶。

    这座宅邸看着破破烂烂,所有建筑都摇摇欲坠,仿佛伸手就能推倒一片,但实际上连外围这堵孤零零的外墙都坚如铁石。

    他刚刚一掌下去,居然只按出了一个手印,难怪身为力尸的白彤都只能砸个人形孔洞出来。

    “难道真要一栋栋房子找过来?”

    白崖挠头了,他再不懂风水之术,也知道这样下去,就真的进了对方的瓮中。

    “主人,放……放心!”神识中感受到白崖的懊恼,白彤脸上多了一丝坚定和认真,又将袖子捋上了一截。

    “哦,那看你的!”白崖目光一闪,注视着白彤腾跃在空中。

    下一刻,只见白彤脸上露出一丝青色,面颊血筋勃~起,嘴角露出两颗锋利的獠牙,顿时从美貌少妇变成了一个狰狞的青面厉鬼。

    “嗷~”银尸仰天咆哮,声音犹如闷雷般滚滚而去,在寂静的黑夜中传出了老远。

    在它咆哮之际,白崖本能地察觉到周围犹如铁幕般的夜色,似乎也出现了一丝裂缝。尽管这种缝隙只是一闪而逝,但依然让他眼前一亮,感应到了外界旷野的一丝生气。

    “咔嚓~~”在银尸的咆哮声中,宅邸门前的地面裂开了一道道裂缝,土石仿佛失去了重力一般,纷纷开裂浮升,朝白彤的四肢汇聚而去。

    顷刻之间,白彤双腿就宛如擎天巨柱,莲藕状的手臂变成了比挖掘机机械臂还要粗的土石巨手。

    她提起右腿就朝着面前的宅邸踩去,只听得“轰隆”一声,这回坚如铁石的围墙也承受不住了,整段整段地塌陷了下来,整座宅邸的前院都笼罩在了尘土之中。

    “嘿,这下哥看你们还怎么继续做乌龟!”白崖不由乐了,白彤毕竟是堪比势境的战力,只要用对了方法,足够对方喝一壶的。

    这地方无论怎么凶险,白崖相信他们交换成武者的战力,目前都不会超过他们太多,否则他现在哪里还能蹦跶。如果按对方的方式比拼,那确实胜率很小,可他为什么要照本宣科。

    不过,白崖的得意仅仅只维持了片刻,当白彤拆完围墙,开始拆迁宅邸前院的建筑时,白崖只觉眼前一黑,仿佛是失血过多,让他感受到了一阵阵的眩晕。

    等到他再度清醒过来,眼前大变,白彤竟然凭空消失。而原本已经坍塌的宅邸围墙,以及崩裂的地面都恢复了原状,宅邸门前只剩下了他孤零零一人。

    “白彤!”

    白崖脸色铁青,知道或许是有势境以上的存在出手了,要么就是对方利用风水大阵暂时纠缠住了白彤。

    他没有失去冷静,想了想便将油灯放在身前,盘腿在原地坐下了。

    等到再一次给油灯添加神目香膏的时候,他终于完全确定这是有势境以上的存在出手了,否则白彤不会这么长时间还无法脱困。

    可到了这个时候,白崖反而心中稍定,他看得出来对方没有下死手的意思,甚至对他们颇为忌惮,很多手段没有用出来。

    否则的话,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至少应该以曾慧和纪南为人质,出来跟他们谈判了。

    “难道是这方势力不愿过分得罪青城和蟠龙派……那他们应该不是争嫡阵营的人,而是临时加入帮忙的……”白崖不是笨蛋,很快就顺理成章地推断出了一个可能的结论。

    “如果是这样,那么对方将我们困住,仅仅是为了拖延时间,然后等待我们真正的对手前来。”

    一念到此,白崖终于不复之前的镇定,皱眉思索了起来。

    “这个相柳庄既然有这个意思,想必不会再有势境以上的存在对我出手,而且他们也不会毫无底线地围困我们,应该会有一个临界点。”

    他暗自忖道,“纪南和曾慧现在肯定靠不上了,只有我或者陈明有机会破局。”

    白崖经过这番思考和试探,慢慢体会出了对方的意思。

    这个相柳庄显然在庄里设了一个局,从刚才来看,对方不允许他作弊,也就是用白彤的暴力手段破解,只能按他们的剧本走。

    这就像一个游戏,按他们的规矩赢了,那无话可说,相柳庄就会认输放人。如果是白崖等人输了,那就只能在这个鬼地方待到一定时间,直至满足某个条件。

    搞不好就是另一个争嫡阵营召集齐了人手,让他们不得不交出任务锦盒。

    “没办法了。”白崖无奈地拍了拍屁股,提起油灯,径直踏入仿佛张大了血盆大口的宅门,朝黑暗深处走去。

    既然是游戏,那么就该有个固定的棋盘,这座宅邸显然就是了,陈明三人肯定还在里面。

    “玛德,这宅子大的要死,得从哪里找起。”

    绕了一会,白崖就忍不住爆了粗口,他刚穿越的时候,吐槽前世的房子都是窑洞,屁点的地方还不如古人的坟墓大。可现在他宁愿宅子小一点,这前三进后三进的犹如迷宫一样,他真是没耐心翻地皮。

    “慢着,既然是游戏,总会有点提示,让我想想……”白崖头疼了一会,迫于无奈只好再动动脑子。

    “哥真是傻了,喜事啊!对方昨夜花那么大功夫办喜事,应该是意有所指,那对新人的洞房在哪里?”

    他很快就想通了,快步朝着后院走去。

    或许对方的确是以喜事当成了提示,宅邸里虽然破败依旧,但某些地方却挂着破烂的喜灯笼,贴着只剩了一点纸头的喜字,引导着白崖朝某个地方走去。

    “为什么洞房会在地下?”

    白崖终于变了脸色,他顺着指引一路过来,穿过后院腐朽的花园,最终停在了一处倒塌假山的前面,在塌掉的假山底下露出了一个黑幽幽的地宫入口。

    地宫门口正挂着两个破烂的灯笼,底下是一男一女两个笑颜逐开的纸人。

    两个童男童女的纸人做出了迎宾的手势,齐齐指着地宫的入口,更关键的是上方两个灯笼是这一路来,唯二两个点着红烛的喜灯笼。

    看着在夜风中嗦嗦作响的纸人,还有黯淡烛光下的黑幽幽~洞口,白崖只觉一阵毛骨悚然。( 仙武道纪 http://www.biquge22.com/0_659/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