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星河帝国 > 第十节 女皇的宴会(上)
    一周之后。无尽之塔。

    烈焰女皇的生日吸引了这片星空所有人的注意。

    往年,凯瑟琳大人往往都会举办隆重的大型宴会,整座无尽之塔的巫师都有资格参加,能够一睹烈焰女皇的风采。

    然而今年,看似祥和繁荣的无尽之塔却多了一份不同寻常的意味。

    女皇的生日虽然同样受到大家的关注,无数的礼品从四面八方、各大星域送了过来,各大势力的使节也已经住进六塔之外的待客处。

    但女皇本人却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

    事实上,就连很多底层的巫师,都听说到了那个可怕的传言。

    如果那个传言是真的话,那么整个无尽之塔,恐怕都要进入一场恐怖的风暴之中。

    眼下风暴还在酝酿,但是今年女皇的生日,她却只选择举办一个小型的私人宴会,无疑是加快了风暴的酝酿。

    ……

    白皙的皮肤和水晶似的葡萄仿佛融为了一体,在明亮的巫师之火的照耀下,那一点朱红轻启,将晶莹剔透的美味送入口中。

    远处有音乐声响起,三十二座魔镜列在她的四周围,放眼望去,整颗11都在她的眼中。

    这就是她的天下。

    两个侍女兢兢战战地跪在地上,尽心尽力地服侍着。

    而透过其中一座魔镜,她可以看到,无尽之塔第十六层的宴会大厅上,已经有很多人入场。

    他们相互寒暄,但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废话。

    没有人敢在她的塔里放肆,哪怕是那些有心试探的人也是如此。

    入场的人很多了,他们按照分配好的座次入座,安安静静地等待着主角的出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其貌不扬的巫师递交了邀请函,徐徐步入会场内。

    那双古井无波的眸子终于起了些变化。

    “终于按捺不住了么?”

    凯瑟琳自言自语了一句。

    一旁,一个浑身赤-裸且伤痕累累的少女艰难地爬了过来:“女皇大人,我、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求求您,看在我为无尽之塔尽忠了这么多年的份上,绕我一命吧。”

    凯瑟琳沉默不语。

    那两个侍女也是恍若未闻。

    少女面容清秀,虽然遍体鳞伤,但是看上去却别有一番令人怜惜的气质。

    她睁着楚楚可怜的眼睛,泪水盈盈。

    她张了张嘴巴,刚想说些什么,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记火焰长鞭横空而出!

    啪!

    火焰长鞭抽在了她的后背,这一记凶狠的鞭笞,几乎将少女打的半死过去,当下口吐白沫。

    “弄脏了姐姐大人地毯,该死。”

    下一秒,又一记火焰长鞭抽出,直接将少女的脖子勒住。

    少女双眼翻白,任由着那火焰长鞭将她的脖子困住,往高塔外的窗口一扔。

    一切,便只剩下了风声。

    两个侍女吓得面色苍白,但手下可不敢发软。

    收起了火焰长鞭,伊芙琳缓缓地走了过来。

    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睡衣的凯瑟琳终于抬了抬眼皮子:“你们两个,下去吧。”

    两个侍女如蒙大赦,慌忙告退。

    魔镜横陈的大厅里,便只剩下了两个女人。

    “你倒是心底善良。”

    烈焰女皇慵懒地直起身子,不咸不淡地说:“我原本是打算杀了她的。”

    伊芙琳面色一僵,知道自己的小把戏,还是被眼前这个无所不知的女皇大人发现了。

    刚刚的火焰长鞭,其实并没有杀了那个少女,反而是放了她一条生路。

    “她以前是跟着我做事情的。”

    伊芙琳没有狡辩。

    “算了。消息也不是她故意走漏的,放她一条生路也无所谓。”

    凯瑟琳忽然坏笑一阵,一把将伊芙琳搂在怀里,双手却穿越了那宽大的巫师袍,抓住了伊芙琳那盈盈一握的酥软。

    伊芙琳顿时面色通红:“姐姐……不要。”

    刺啦!

    凯瑟琳霸道无比地撕开了伊芙琳的衣袍,一时间,客厅里春光无限。

    片刻之后,便传来伊芙琳断断续续的娇-喘。

    “姐姐大人,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被弄得面色潮红的伊芙琳求饶道。

    凯瑟琳却问道:“听说你给了罗德马一件次神器?”

    “知道那东西是姐姐大人您要的之后,罗德马二话不说,把次神器给我退回来了。”

    伊芙琳慌忙从前者的怀里挣扎出来,认真汇报道。

    凯瑟琳冷笑一声:“他倒是懂事。”

    伊芙琳欲言又止。

    “连泰坦巫师都这么懂事,怎么偏偏有些人就是不懂呢?”

    伴随着这句话,烈焰女皇的目光,却是在一座魔镜上停留了少许。

    伊芙琳有点忐忑不安。

    她知道,今天的生日宴会,不同往常,所以她才分外担心。

    “收拾一下,我们出去吧。”

    “我倒要看看,今年的生日,我那几个忠心耿耿的手下,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伊芙琳乖乖告退。

    无尽之塔第十六层,气氛越发沉闷起来。

    林林总总上百个巫师,已经各自就位。但以前从不迟到的女皇大人,居然罕见地迟到了。

    所有人心里都泛起一个念头:

    难道传言,是真的?

    他们彼此张望着,都嗅到了大厅里一股紧张的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无声的影子,出现在了一张椅子上。

    “哟,伊芙琳大人,好久不见了。”

    一个干瘦的男子打招呼道:“听说前些日子你去泰坦那边办事,还吃了点小亏,要不要我带几座战争傀儡过去给您出出气?”

    “闭嘴。桑德斯。”伊芙琳冷漠地说:“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关心。”

    “你的事情我自然是不关心,但是女皇大人的事情,我们可是很关心的。”

    桑德斯干笑道:“我记得,往年女皇大人可从来都没有迟到过吧?”

    伊芙琳脸色一变。

    其余人都是低头不语。

    他们这张桌子上,只有六个人。包括伊芙琳在内,都是六座高塔的主人,也是女皇大人的心腹。

    伊芙琳和桑德斯的口角,其余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参与的。

    只是如桑德斯所说,从不迟到的女皇迟到了难道她的伤势,竟然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有些人担忧地看着那一座旋转楼梯上。

    忽然间,一个修长的人影出现在了楼梯口。

    有些人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未完待续。)

    ...( 星河帝国 http://www.biquge22.com/0_96/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