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 > 螟蛉 第六百四十八章 刺字为罚
    正月十五元宵节这一天出的一大堆事情,足以让金陵城里的官民百姓整整一个月都不愁找不出话题。然而,街头巷尾的议论只不过是持续到正月十六上午,就被另外一件原本谈不上多大的事情给盖了过去。

    晋王萧敬先竟然准备在今天堂而皇之地把裴旭当众声明逐出宗谱,甚至不肯承认是自己女儿的裴宝儿纳进门!请注意,是纳侧,而不是娶妻!那可是堂堂裴氏,据说传了两百年的名门,现如今竟然要被一个从北边过来还没几个月就封了晋王的北虏给纳为侧室?

    所以,从昨天晚上朝云楼传出消息开始,晋王府门前那条本来人人绕着走的大街上,就有不少假装路过的人,说句不夸张的话,仅仅是一个时辰路过的人,比往日十天半个月路过的人都多。等到门前侍卫开始出来清场,这些看热闹的人就退到了街口继续张头探脑。

    “你们去看过告示没有?之前那些失踪的家伙,不少都是北燕密谍,现如今罪状和口供都张贴在了各处闹市。听说昨儿个裴相……咳,习惯了都改不过口,听说裴旭昨天在玄刀堂的时候,亲口承认和那个罗中书是知己密友,得知实情就气昏了,现在还起不了床。”

    “只怕今天这晋王纳侧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他会被活活气死都不一定!”

    “就算这裴家丑闻一桩接一桩,眼看这世家门庭就要败落了,那位人在晋王府的裴小姐也不过是庶女,可直接就这么住在了人家里等着上杆子给人做侧室,也未免太不要脸面了!”

    “脸面值几个钱?现如今裴家那些个看似金尊玉贵的嫡出女孩儿,等过了一年之后,是不是及得上人家还未必可知!就凭那位从北燕刚过来之后没两天,皇上就册封人为晋王的胸怀,你怎么确定皇上这次不会大手笔地再给那裴家庶女一个诰命?”

    “好好的裴家小姐不做,要去给人做小!就算现在风光,将来正室王妃一进门……呵呵。”

    街口好些闲汉众说纷纭,可当发现之前在晋王府门前大街上清场的侍卫们竟然到街口来撵人,他们顿时不乐意了。

    毕竟,虽说裴家的姑娘怎么都轮不到他们这样阶层的人,可萧敬先不论在北燕身份地位如何尊贵,在他们眼中却不过就是个北虏,北虏纳高门庶女,这在不少人眼中也是间接贬低吴人,再加上这其中有好几个裴家买通的闹事者,少不得鼓噪了起来。

    然而,晋王府的侍卫们手段却不比那些官府的衙役差,眼睛又尖,只要发现是谁的叫嚣有挑事的倾向,那就瞅准了人下手猛揍一顿,让人短时间说不出话来。以至于好几个收了裴家的钱躲在看热闹的人群中的闲汉竟是头皮发麻,悄悄溜了。

    当有几个少年嘻嘻哈哈骑马经过这里时,眼见这么一副景象,为首的一个就忍不住问道:“这是干什么?虽说今天晋王不是正儿八经的成亲,可大好日子晋王府的侍卫在街头打人,这像什么话?”

    萧敬先之前招募的这些侍卫,不少本来就都是他的王府旧人,被暗中放在大吴多年,他们从以前开始就不见主子安生娶个女人在王府里,如今没能看到他娶妻,可至少正儿八经纳侧了,因此今天人都自发出来清场,恨不得把那些说三道四的人全都给揍得半身不遂。

    所以,听说有人质疑,立刻有人面露凶光看了过去。然后……那就没有然后了。能呆在晋王府的人至少都有一双还算亮的招子,还不至于认不出来过自家晋王府好几次的某位熟人。当下凶神恶煞的凶徒转眼间变成了笑容可掬的迎宾,恭恭敬敬给来人行了礼。

    “九公子这么早就来了?”

    “还没到时辰,我就是特意绕过来看个热闹的。”越千秋骑在马上笑眯眯地看着那说话的侍卫面色陡变,随即很有些气恼的样子,他就耸了耸肩。

    “晋王纳侧我们当然都会来喝一杯喜酒。但在此之前,我还要带着大伙儿去玄龙司那边走一趟,把某些证词录一下。等过几天,里通北燕的官员,朝廷会依法处置,剩下的没造成太大危害的平民,则是直接脸上刺了北燕密谍四个字,流放到北燕去,永世不得回大吴。”

    “就算有人故意损毁刺字,可既然知道叛国贼们刺字的地方是哪,那块地方就算是烧伤损毁要蒙混过去,想来也难糊弄人。”

    这种从未有过的密谍处置方法从越千秋口中说出来,一时间别说那些侍卫瞠目结舌,就连看热闹的闲汉们也一瞬间安静了下来。那些侍卫们中间有不少北燕人,但忠诚的与其说是国家,还不如说是萧敬先这个人,故而听了只觉得太促狭。可闲汉们就不一样了。

    寻常百姓去给北燕当密谍,顶多就是捞几个钱的好处,如果流放到大吴其他地方,至少这辈子还有个回家的可能——可如果被流放去北燕,还是脸上刺字,那么这辈子就别想再回到家乡了。而且,这些谈不上什么大本事的家伙在北燕能干什么?说句不好听的,那四个字一旦刺上脸,就算曾经对北燕做出再大贡献,你以后那日子也难过了……

    而且,北燕如果日后还想要在南边招募暗哨,就得好好收容这批人,否则日后谁给你干?

    而当众丢下这个重磅消息之后,笑嘻嘻的越千秋又和那些侍卫说了些很不正经的话,随即就招呼了小猴子庆丰年和慕冉等几个人,打马扬鞭呼啸而去。他很清楚,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这些话,会通过在场人士的疯传,以最快的速度散布出去。

    金陵城里除非紧急军情不能风驰电掣地跑马,因此他和众人疾驰出了这条街,就立刻放慢了马速,一路策马小跑,等最终到了玄龙司的地头时,几个人看见不远处那正在指挥人挂牌匾的严诩,不禁都笑了起来。

    最前方的越千秋一跃下马快步上前,笑嘻嘻地说道:“师父,玄龙司正式挂牌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做得这么静悄悄的?少说也应该多叫几个人观礼才是!”

    “这种和秋狩司同样性质的地方,要的是隐秘,若不是冤有头债有主,免得秋狩司的人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金陵城里乱晃,祸害了其他无辜的人,我恨不得在这金陵城随便找个地方就当成玄龙司,连这牌匾都懒得挂!”

    越千秋见严诩头也不回,只顾着指挥人上下左右地调整着牌匾,他就又笑了两声:“玄刀堂的那时候是不能太招摇,可这玄龙司,师父总能说动皇上给题个御笔吧?”

    “题什么题?你信不信只要皇上亲自御笔题个匾上去,玄龙司上下就得有无数人成天看着这块匾,以免被人偷走或是损毁御笔?哼,想当年秋狩司那块北燕不知道哪位皇帝题的匾,就是最终这么被破坏的,现如今北燕秋狩司连块匾都不敢挂了!幸亏他们总算还知道不能挪窝,否则就是对我国示弱,否则就凭这么些没胆鬼……哼!”

    越千秋只觉得额头青筋直跳,心想这种正事不干,光去顾着面子的斗争还真是够孩子气的。他和严诩的开玩笑暂时告一段落,接下来便若无其事地说起了在晋王府门前那街口把处置密谍的消息散布出去之后的反应。果然,严诩对他那番话造成的效果非常满意。

    “好小子,做得不错!从前是没权限,其实我老早就想这么干了,如罗中书这样的朝廷官员,该杀的杀,该重处的重处,至于寻常百姓,流放这种处置根本不够以儆效尤,干脆就来这么一记狠的!对了,还有那个刘国锋……嘿,我本来是打算把人送给天巧阁阁主清理门户的,结果那位阁主倒是个妙人,就在今天早上,刘国锋被废了一身武艺,又给我送回来了。”

    越千秋本来就力主废除各大门派那些听上去就恐怖的私刑,现在听到天巧阁阁主如此知情识趣,他不禁暗暗称赞,当即笑着反问道:“那师父是打算把刘国锋归在罗中书他们那一类人当中处置,还是把他归在普通百姓那一类处置?”

    “你考我呢?”严诩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小徒弟,随即嗤笑一声道,“虽说活着让人受罪,比一刀把人痛痛快快杀了要更解恨。可刘国锋那是什么心性城府?换成一般人,被废了武功之后只求一死,根本不可能活着回来,他却硬生生捱到了金陵城。要是把这种人流放去北燕,到时候十有八九就会又或者赵信,我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越千秋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心想师父总算不是当年那个老犯中二病的青年,这看问题还是挺准的。然而,他话都没说出来,脑袋上就不轻不重挨了一下。虽说严诩很不满意竟然被徒弟考了,可此时玄龙司的牌匾已经挂上,他就招呼了越千秋背后几个少年。

    “来来来,全都到我玄龙司里来登记一下。日后你们这些人从武英馆出来,不想从军,也不想回门派收徒弟或者游荡天下的,就来我这里做事,保管你们有的是建功立业的机会!之前叶相欠了千秋的那个承诺,从钱粮到官职现如今皇上都给我补全了,便宜了他!”

    少年郎们今天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来的,这会儿答应一声之后,小猴子就多嘴多舌地说:“周宗主她们原本也要来的,萧姑娘带着她们去找适合红月宫开山门的地方了,越九哥本来还想跟着去,却被人家娘子军给嫌弃了……”

    小猴子这话还没说完,越千秋就眼疾手快从随身锦囊里掏出一块糖,迅疾无伦地塞到了他嘴里。见人被甜得眯起了眼睛,鼓起双颊享受着甜味,再也没工夫说这些了,他这才冲着严诩打了个哈哈。

    “不久之后,掌门里头就能有一位年纪更小的后起之秀了。这就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咳咳,一代新人换旧人!”

    越千秋差点说顺口来了一句前浪死在沙滩上,幸亏改口极快,总算没把严诩惹得暴跳如雷,只是招来了一记眼刀。等到跟着严诩进玄龙司,他见小猴子吃糖吃得眉开眼笑,暗想这还真是个孩子——要不是才刚过完年,他身上也不会揣着这种散给家里小孩子的东西。

    转眼间,他在家里被人叫九叔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这是提醒他老了吗?

    虽说周霁月等人没来,但所谓的登记,只不过是严诩这个玄龙将军需要给实习校尉们登记一本名册——哪怕所有信息他这儿都齐全,可签字按指印,然后领自己的一份东西,这却是需要本人的,严诩甚至铁面无私地禁止代领。于是,少年郎们只能怏怏领了自己的冠服。

    这是九品武官的冠服,虽说品级低,可用严诩的话来说,因为这次捉拿的那一批密谍基本上没有任何难度,所以奖赏自然就不可能很高,可原本少年们只是实习校尉,这就马上转正,便是堂堂正正的武官了,仍然喜出望外。

    再加上金银表里,哪怕是朝廷抄家慷他人之慨,还是足以让少年们心满意足。

    毕竟,各大门派之前被总捕司钳制得狠了,弟子们大多苦哈哈,他们在武英馆固然每个月有补贴,可何尝有过那么多私人财产?

    一时兴起的小猴子甚至嚷嚷是不是换上新衣服去晋王府喝喜酒,结果被越千秋一句闲闲的话给说得立时打消了这炫耀的主意。

    “小猴子你可想好了,晋王是超品亲王,你这是九品校尉,到了地头你算是下属来给上司纳侧磕头贺喜,还是单纯只是作为晋王下辖武英馆学生的身份去喝喜酒?”

    眼见得慕冉也立刻停下了拆包袱试新衣的动作,越千秋这才看着笑眯眯看热闹的严诩道:“师父,我看霁月她们几个女孩子未必会去晋王府凑这个热闹,我可带着小猴子庆师兄他们几个过去了。你确定真的不去晋王府看看?”

    “不去!”严诩不耐烦地大手一挥道,“萧敬先要是娶王妃我还不得不去,他只是纳侧我去干什么?你这个玄刀堂掌门做代表就行了,没看阿圆和阿宁也懒得去?对了,如果那个死小胖子溜过去,你记住给我揪住他的领子把人拽回来。北燕都立太子了,我们大吴也快了。这种关键时刻,他要是还乱跑,看我不收拾他!”

    见严诩那口气不像小胖子的表哥,而是很有了点老师的派头,越千秋不禁莞尔,随即装模作样拱手作揖道:“师父放心,我一定把话带到!”

    可要是小胖子坚持要观礼,难道只能动粗?他得想个办法才行……( 公子千秋 http://www.biquge22.com/1_1506/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