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 > 螟蛉 第六百六十三章 收场
    把那玉手镯和信交给越老太爷之后,越千秋都快忘了程芊芊这么一个人。他素来是好的事情一定要牢记,坏的事情能忘就尽快忘在脑后那种类型的性格,所以这会儿他没有使劲琢磨严诩说出的这个消息,也就是一瞬间的诧异而已。

    但最重要的是,因为严诩的救场,刚刚兵器不趁手,对手又太多,于是超负荷作战的他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于是,他想都不想就把中央区域留给了师父,至于他自己,则是迅速退回到了小胖子身边。毕竟,这会儿保护这小子才是最重要的。

    瞅见小胖子这个多年的“死对头”正瞠目结舌,他便伸出手对人摇了摇,随即没好气地说:“喂,魂回来没有?”

    小胖子一个激灵回过神,见场中央严诩拄刀而立,旁边尸横遍野……嗯,其实也就是五六具尸体,但看上去那肢体血肉横飞的惨状冲击力有点大,他以为自己会恶心呕吐,会毛骨悚然,可逃过一劫的庆幸,再加上乍闻惊讯的震怒结合在一起,实在是让他无暇他顾。

    因此,听到越千秋这话,他手中刚刚还死死握紧的那把救命刀叮当一声掉落在地,左手忍不住死死扣着越千秋的肩膀,那种受骗上当的强烈愤怒翻滚在心头,让他非常不是滋味。

    虽说当初在玄武泽畔他凌空接住了程芊芊,也算是对人颇有些同情,但还不至于生出太强烈的淑女之思,可是,他终究因为她的无家可归去求过东阳长公主。而现在,这个明明说是养在深闺,被父亲和嫡母牢牢挟制的千金,竟然会知道北燕秋狩司在嘉王府别院中有布置?

    她怎么知道的?

    越千秋察觉到小胖子那微微颤抖的手,就知道这小子此时此刻是什么心情,只不过,他眼下实在没工夫也没心思安慰他,只能当成毫无察觉,眼睛只盯着场中的严诩。

    果然,楼英长再也没有选择和周霁月硬拼,疾退和自己的党羽汇合之后,就冷笑了起来。

    “严将军新官上任,到底是不同凡响,仗着身为皇帝的外甥,就连你们南吴皇帝唯一的皇子,也敢拿出来当诱饵!不过,你就单身一个人过来,也未免实在是太托大了吧?”

    “我再托大也比你强,自以为智珠在握,结果被两个年轻小辈逼得这么狼狈,就差没满地打滚了,你倒还好意思说!至于英王殿下,他就要是当太子的人了,就连皇上,也绝对不会把他当成诱饵,更何况是我?”

    严诩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见楼英长面色越发难看,他就淡淡地说:“只是我见到程芊芊,打听到此事的时候,有点晚了。满大街都是楼英长出没的消息,能因为程芊芊一句话,想着英王和千秋他们又正巧跑到这来探病,恐怕有点危险,我觉得自己已经够警觉了。”

    “我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可惜嘉王府别院里头打得如火如荼,大门口的侍卫倒还敢摆架子讲规矩,要和我公事公办,我把跟来的人都撂下,自己从大门口闯到这里,其他人全都正在后面。”

    他一面说,一面扫了小胖子一眼:“今天这场遭遇对英王来说虽然很危险,但他成天四处乱跑,以为带着侍卫就能万无一失,这也是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什么叫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过,就我刚刚听到的那些话,足可见他在如此危难之际却没有怨天尤人,倒还算是勇敢。皇上如果知道了,一定倍感欣慰。”

    刚刚听到楼英长说他是诱饵的时候,小胖子只觉得心里异常不是滋味。他是从小就被冯贵妃娇惯大的,虽说后来遭受重挫认清事实,但到底还是皇帝的独子,和上次在玄武泽遇险,以及和越千秋一同去总捕司的路上遇刺相比,这一次才是真正的千钧一发。

    可是,如果这只是父皇早就算计好的,让他充当诱饵引蛇出洞,那他算什么?

    然而,严诩的回答却终究冲淡了他的负面情绪。更何况,严诩还少有地夸赞了他,今天情绪大起大落的他终于恢复了过来。可下一刻,严诩仰头高喝了一句话,他却不禁大吃一惊。

    “喂,你和我一块闯进来的,没这么慢吧?热闹看够了没有?还不想现身吗?”

    “有严将军你大发神威,我还以为用不着我了。”

    随着这声音,越千秋就只见面前的屋檐上,一个人仿佛一片树叶似的轻轻飘落了下来。当人落地转身之后,笑容可掬地点了点头。他立刻让开身子,任由对方直接来到了小胖子跟前,深深一揖行了礼。

    “陈公公……”小胖子倒是曾经听越千秋偶尔提过一嘴,说陈五两也是高手,可今天亲眼看到人那般挥洒自如地从屋顶飘然落下,他对比平日那笑眯眯的老奴样子,实在是受到了不小的刺激。因而那三个字蹦出来之后,他就一时脑袋空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英王殿下,虽说我和严将军到得晚了,才只听到你最后那点话,可严将军刚刚那夸赞也是我这会儿的心情。如果皇上知道您在危急关头还能这般坦然无惧,一定会为之大悦。”

    小胖子见陈五两微微颔首,随即脚尖轻点,整个人就仿佛羽毛一般随风飘到了严诩的身边,并肩而立,发觉越千秋复又来到了自己身边,他很想对人露出一个笑容,但最终只是低声问道:“越小九,其实他们不该夸我的,是你和周宗主拼死拼活才挡住那些人……”

    越千秋看到周霁月也已经退了回来,严诩和陈五两虽说就两人,可楼英长剩下那七八个人却反而被逼得连连后退,就连楼英长本人亦是面色铁青,他正在那幸灾乐祸地想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然是要报仇就赶早,等意识到小胖子竟然在替自己打抱不平,他顿时乐了。

    他对小胖子咧嘴一笑,见周霁月在小胖子另一边站了,而李崇明虽说拿着两根桌腿就站在他们身边几步远处,看上去却显得孤零零的,他就轻描淡写地说:“我和霁月保护你,那是应该的。一来你是未来的太子,二来,好歹咱们也算是七八年的交情。至于师父和陈公公夸你,要我说,夸得还不够。”

    他如此一说,就连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的李崇明都愣住了。一贯最了解越千秋的周霁月这会儿虽说还在尽力调匀刚刚急速爆发而打乱的呼吸,可看到小胖子满脸发懵,她不禁发自内心地冲人笑了笑。

    见那边看上去人数毫不对称的两方还没打起来,越千秋就故意提高了声音解释说:“嘉王府别院成了秋狩司副使楼英长的藏身之地,传出去必定满城沸沸扬扬,但有了我那一声刺客行刺嘉王世子,再加上英小胖你也跟着嚷嚷,这件事的性质也就彻底定下来了。”

    周霁月见小胖子恍然大悟的同时,却是冲着李崇明轻哼了一声,满脸便宜了你的表情,她就笑道:“千秋说得没错,再加上嘉王世子的血书,今天这件事就算是压制了下去。”

    “是啊,毫无疑问,这就是嘉王府别院中有人和秋狩司勾结,挟制世子,图谋不轨,结果世子冒死示警,英王殿下明察秋毫窥破了天机,秋狩司诸人便狗急跳墙想要趁机行刺,英王殿下奋力高呼,在我和霁月的全力阻击,严将军和陈公公的及时赶来之下,最终阴谋落空。”

    越千秋满口官方辞令,见楼英长那被周霁月一剑刺穿的肩膀赫然流血不止,而那张脸上亦是呈现出失血过多的苍白,他就故意皮笑肉不笑地继续说:“说实在的,真有些没劲,要知道,我让人准备了那么多版本的流言蜚语放出去,结果才传了没几天,那些朝中的蛀虫都还没跳出来呢!”

    楼英长正打算破釜沉舟最后一搏,听到越千秋这不带任何拐弯抹角的嘲讽,顿时差点没气得发疯。他在南吴待了这么多年,当然知道越家这位九公子不是好相与的,可此番功败垂成,竟然是因为他被对方散布的那些流言给逼得不得不动手,最后又相当于直接在对方手中折戟,他怎能不怒?

    “越千秋!你就不怕自己有这疑云重重的身世,你爷爷和师父保得了你一时,保不了你一世吗?英王他生母不明,而今生父是不是南吴皇帝也未必可知,你就真的没想过,他并不是什么龙子凤孙,反而你才是吗?署名北燕尚宫丁安的那封信,很可能就是真的!”

    越千秋瞅了一眼低垂着头掩饰面上表情的李崇明,又看一眼仿佛随时随地就要暴跳如雷的小胖子,没好气地耸了耸肩道:“我怕,怕得要死!如果我这么回答,楼大人你就能死得高兴一点,那你就姑且带着这种妄想去死好了!”

    他一面说一面无所谓地掏了掏耳朵:“师父,陈公公,你们俩还要耽搁多久?我和霁月一个没趁手的兵器还牵制了这么多人,一个在楼英长的肩膀上捅了一刀,你们两个大高手却任由人这么嚷嚷蛊惑人心,你们俩对得起我和霁月这么奋不顾身吗?对得起英小胖这么大无畏吗?对得起人家嘉王世子被人雀占鸠巢还费尽苦心写血书吗?”

    严诩自然不会犯楼英长之前犯过的错误,刚刚一直都在找对方的软肋,再说,就楼英长那点蛊惑,他这个自认为第一知情者的师父还不会放在心上,至于仿佛什么都知道的陈五两,他就更不担心人会受到这种挑唆的影响了。

    他只是在等部下从四面八方平推过来,彻底将此处包围,所以宁可让楼英长多说一点,也好拖延一点时间。因为这座嘉王府别院明显已经被秋狩司渗透甚至把持并非一日,在他看来,他哪怕有重创甚至杀死楼英长的把握,可只要不能将人生擒,今天这档子捅了天的事就吃了大亏!

    可越千秋分明已经火大了,他不用回头看也知道小胖子此时此刻是何等犹疑的表情,因此他斜睨了陈五两一眼,见其眼睛微微眯起,分明是动手的前兆,他就懒得再等了,呵呵一笑就自顾自地说:“千秋,你不是一直都不在乎这些垃圾话,说只愿意姓越……”

    一个越字刚刚出口,他就悍然出手了。就只见那把刚刚已经血祭过之后静静伫立在那儿的陌刀,再次重新变身成了一把绝世凶器。而几乎同时出手的陈五两,却只见他也不用任何兵器,大袖纷飞,和兵器交击时,不但分毫无损,谁若是中了一记,铁定吐血倒地。

    而间或从袖中露出来的手则变幻出千万种花样,或掌、或指、或结印、或成拳……繁复到越千秋和周霁月几乎看得连眨眼都忘记了。尤其是两人全都学过小擒拿手,此时从陈五两那千变万化的攻势当中,两人全都受益匪浅。

    更不要说,越千秋再次从近处观赏了一番严诩那大开大阖,凶悍无匹的刀法。

    他们看得过瘾了,处在战团当中的楼英长却是进退无门。他身边的固然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可此刻对手不再是兵器不趁手的越千秋,和身后还有需保护者,压力太大的周霁月,而是犹如出柙猛虎的严诩,以及神秘莫测的陈五两。

    这两个人全都很少在公众场合动手。陈五两也就算了,别看严诩去过一趟北燕,反而还没有越千秋露面程度高,所以楼英长只能从秋狩司那些见过越千秋动手的人那儿推算越千秋和严诩的战斗力。然而,经历刚刚那番战斗,他已经发现自己对越千秋的推测太低了。

    因为那个明明从小长在越府,据说备受越老太爷宠爱,明明养尊处优的小子,竟然在关键时刻能够丝毫不顾伤势,换句话来说就是悍不畏死!

    而严诩一露面之后,那杀气更是如冲云霄,此时哪怕楼英长分出了六个人试图缠住对方,但结果对方却依旧如同摧枯拉朽。虽说他借着那些勇猛拦截,形同死士的下属,已经疾退到了院门,眼看已到附近的一处密道入口,可偏偏在这时候,严诩已经突破所有拦截,犹如一头蛮牛一般横冲直撞了过来,那雪亮的刀锋上,滴滴血珠宛然可见。

    那一刻,一贯认为南吴积弱的楼英长几乎都要骂出声来。

    明明贵为长公主之子,却学这么一身耍蛮力的功夫,这简直荒谬!

    而几乎与此同时,一道人影亦是凌空一个转折,飘然落在了他的身后,那只冰冰凉凉的手,甚至直接搭在了重伤无力的他肩膀上,说出来的话亦是亲切犹如熟人。

    “楼大人既然来了,让我们尽一尽地主之谊,不是更好?”

    察觉到一股冰寒的劲气顷刻之间从肩头蔓延开来,楼英长再无犹疑,牙齿立时猛地一合,眼神却是流露出了无穷无尽的怨毒。

    我倒要看看,你们放任越千秋生生造出那许多流言,事后该怎么收场!( 公子千秋 http://www.biquge22.com/1_1506/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