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 > 螟蛉 第六百六十四章 善后的手刀
    眼见楼英长的眼中失去了光芒,整个人就这么软倒了下来,最终化成了一具没有生机的尸体,严诩登时眉头倒竖,手中那把和他身高平齐的刀非但没有放下来,反而直接往前一伸,几乎点到了陈五两的鼻子上,而他的口气比他的动作更加不客气。

    “陈五两,你明明已经制住了这家伙,居然放任他从容自尽?”

    “严将军想留着他拷问情报?且不说这就是个心如铁石的人,倘若他在拷问时,说出一些乱七八糟的所谓奇闻轶事来,我们是听还是不听?没有他,某些案子想怎么查怎么查。再者,楼英长一死,秋狩司何止断去一臂,简直是四肢齐断,只剩下了个脑袋和身子……”

    说到这里,陈五两又犹如小孩子似的对严诩眨了眨眼睛——要知道,剩下的那个脑袋和身体里装着的,还是来自大吴的心。相形之下,楼英长这种危险分子,还是弄死最好,免得他胡说八道,惑乱人心,还要防备若有万一的时候,人突然从戒备森严的大牢里跑出去。

    比如说,之前竟然在戒备森严的某座皇家别院中消失的萧卿卿……

    严诩对陈五两的这种解释并不十分满意,然而,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接受人死了这个事实。而随着越来越近的喧哗和脚步声,他就只见自己之前暂且丢下的部属们已经冲了进来,而陈五两则是悄然从他身边走过,回院子里去了。当下,他就忍不住将手中长刀重重一顿。

    因为心里有气,这会儿他用劲极大,只这一下,他脚下青石地面竟是瞬间呈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而作为刚刚那番爆发和此时这番逞强的代价,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那么正常的潮红,以至于玄龙司的众人匆匆上前参见时,都齐齐低下头去,不敢直视这位浑身浴血,杀气腾腾的玄龙将军。

    “给我把这座嘉王府别院仔仔细细搜一遍,尤其注意各种机关和密道。但全都给我记住,密道入口只要严严实实看好,不许随便下去。以免不必要的折损。哼,我才不在乎这些密道通往何处。回头灌水,灌毒烟,灌马蜂……大不了埋设火药直接炸塌了!”

    已经进了院子的陈五两听到严诩这与其说杀气腾腾,还不如说带着几分泄愤情绪的话,不由哭笑不得。谁都知道,弄清楚密道的另一头通往何处,那才是最关键的,严诩居然说不在乎?这家伙是真心这么想,还是假意这么说说,希望消息散布出去,逼迫对方废弃密道?

    要知道,之前那疑似,或者说可能有地道入口的三户人家,还没查证出罪名抄家呢!

    然而,看到身上还扎着两支箭头的越千秋正没事人似的和小胖子谈笑风生,陈五两也就顾不得严诩了,重重咳嗽一声后就语重心长地说:“九公子,你这是想当刺猬吗?”

    越千秋没想到陈五两还会开这样的玩笑,正要开口说话,却不想小胖子立时如梦初醒地大叫道:“没错,陈公公你快给千秋看看,他中了两箭,肩头还被人划了一刀……”

    还没等小胖子把话说完,越千秋赶紧就打断道:“没事,这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伤!”

    就在这时候,把事情对下属们交待下去就转身回来的严诩正好也进来了。看清楚越千秋身上还扎着的两个箭头,他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一个箭步冲到徒弟跟前,直接揪着人喝道:“都受伤了还饶舌,下次在你舌头上扎一箭,看你还这么死鸭子嘴硬!跟我进来!”

    见严诩已经把越千秋直接拖回了屋子里,小胖子看了一眼周霁月,见她含笑不语,没有进去的意思,他把心一横,索性就厚脸皮地跟进了屋子。

    眼见严诩扫了一眼没有书桌没有椅子,屏风化成碎片,床更是被砸得稀巴烂后被人拆出个洞口的屋子,面色非常微妙,他连忙上去解释了一句:“那会儿楼英长正好出现,千秋和周宗主当机立断,直接就地取材和人打了起来……”

    越千秋差点没被就地取材四个字给噎了个半死,很想吼一句小胖子你不会用成语就别乱用。然而,严诩却哈哈大笑了起来,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我赶过来的时候就怕有什么万一,没想到你和霁月两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竟是硬生生坚持到了我来。”

    “砸了家具算什么,只要人没事就好……”口中说着这话,严诩却突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直接扒了越千秋的外套,可紧跟着,他就面色古怪地盯着徒弟,随即低头看了看手,想到刚刚手感不对,他就狐疑地抬头问道,“你身上穿了什么?”

    越千秋顿时呵呵一笑,随手把两个箭头给拔了出来,对一旁大吃一惊的小胖子眨了眨眼睛,这才脱了里头那件小袄。就只见那小袄上前襟两个被箭射穿的洞宛然可见,而肩膀上的一处刀痕破口亦是极深,可越千秋贴身穿着的那件软甲虽说留着三处深痕,但并眼珠子给瞪出来,当即气急败坏地上去狠狠抓住了越千秋:“你这家伙,居然穿了护身软甲!你也不早说,我刚刚差点没被你吓死!”

    越千秋见小胖子脸色发黑,而严诩也有些狐疑,他赶紧解释道:“我又没有神机妙算,哪里知道今天会出事,是娘最近老在我耳边念叨,说最近金陵多事,有备无患……我之前当耳边风,可今天她软磨硬泡,今天出来时硬是给我套上的!”

    听说是平安公主的安排,一旁的严诩脸色稍霁,却还是忍不住在越千秋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不无恼火地说:“以后有事早说,别说这死小胖子,刚刚我都差点给你吓死!赶紧的,脱了软甲让我瞧瞧,到底挨了两箭外加一刀,就算有软甲护着,说不定还有内伤!”

    因为之前在晋王府洗澡洗出来的那点心病,越千秋很不乐意扒个精光给人看。然而,胳膊拧不过大腿,他就算现如今也算是个小小的高手,却依旧拗不过严诩。他正推搪呢,严诩已经动作极快地上来要动手,他赶紧举手投降,无奈地配合着脱软甲。

    这屋子里虽说打得一塌糊涂,但到底曾经是李崇明起居坐卧的内书房兼寝室,这会儿倒不至于太冷,可越千秋脱软甲时,却忍不住发出了嘶地一声。

    而严诩当然不会错认为徒弟是被冷的,连忙二话不说接了软甲过来,又扒了越千秋那件贴身小衣,结果看到肩膀和右胁位置都出现了一大片淤青。

    刚刚因为越千秋穿着贴身软甲就以为他没受伤的小胖子,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脸上随即就有些讪讪的。他小时候摔一跤就能闹腾个半天,宝褔殿上下更是会为此鸡飞狗跳,也不知道多少人倒霉。而长大之后,他练武之所以没什么成就,吃不了苦也有很大的关系。

    这么大面积的淤青,得多疼?

    严诩拎着刚刚越千秋脱下的软甲,心知肚明这三块淤青是怎么来的。近距离挨箭挨刀,又是楼英长训练出来一等一的好手,不比寻常兵卒,手重是必然的,这淤青多半是软甲受到冲击之后和肌肉剧烈碰撞的结果。他一面想,目光却从那淤青移到了沉甸甸的软甲上。

    他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件背心软甲并不是一般的货色。就算是那种军中只有高级将校能穿的锁子甲,编织也极其稀疏,对刀剑劈砍防御力很强,但洞眼太大,对于弓箭的抵御就得看运气了。而这件软甲铁环细小紧密,接缝牢固,可以说是一等一的精品。

    估摸着是皇帝赐给越老太爷,又或者是那位老爷子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弄来的。

    然而,正因为细密,所以沉重,这样一件软甲穿在身上,少说负重二十斤,越千秋能够依旧这么活蹦乱跳,这么些年苦练武艺到底没白学,到底曾经跟他练武的时候,脚上手上戴过铁护腿和铁护腕。只不过,经此一事,日后似乎很有必要继续让他穿着这样的软甲练武……

    严诩一面盘算着日后的特训方案,一面伸出手来碰了碰徒弟身上那那几处淤青,见越千秋故意龇牙咧嘴,他就没好气地从腰间摸出一个小小的盒子。

    “好了,别装了。你师娘特制的伤药,一会你敷上去,活血散瘀就行了!”

    越千秋才刚迸出一句谢谢师父,小胖子连忙抢着接了过来,随即又眼巴巴地看着严诩问道:“那内服呢?我从前磕着碰着的时候,御医都是嘱咐我务必外敷加内服的!”

    此话一出,严诩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越千秋更是以手扶额,哭笑不得地说:“英小胖,那是因为你和姑娘似的,太弱不禁风,就那么点磕着碰着的小伤,还用得着外敷内服?我从前跟着师父练武的时候,摸爬滚打,哪天不得多个几块淤青,随便涂点药酒就完了。”

    小胖子本来还想表现一下对越千秋受伤的关心——当然他本来就很关心,毕竟之前如果丢下他不管,越千秋和周霁月应该是能够杀出重围先跑的。更不要说在楼英长的蛊惑面前,越千秋表现得非常无所谓,这也让一直都有些患得患失的他觉得有点内疚。

    可这样的情绪被越千秋故态复萌的揶揄给完全冲得干干净净。要不是还记得面前是个伤员,他险些就抬起一脚朝人怒踹了过去。可严诩突然手一松,把那软甲对他扔了过来,他赶紧伸手去接,可东西一入怀,他就险些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因为实在是太重了!

    越千秋眼疾手快从小胖子那儿把软甲抢了过来,随即拉了人一把。见小胖子总算是一个踉跄站稳了,他见严诩莞尔一笑就大步出去,分明是要去收拾善后了,他就松开手对小胖子摊开掌道:“拿来!”

    小胖子正在震惊于自己如果穿那软甲说不定就被压趴下了,骤然听到这话,他不禁有些呆头呆脑地问道:“什么?”

    “药啊!不敷药我怎么穿衣服?”

    “哦哦!”小胖子急急忙忙把那小盒子递过去,见越千秋接了过来之后打开拈出一颗,放到鼻子面前闻了闻,随即立时放进了嘴里,他登时目瞪口呆,随即赶紧扑上前去,“喂,这是外敷的,不是内服……”

    还没等小胖子把话说完,越千秋就直接把嚼烂的药丸从嘴里拿出来,犹如糊什么似的糊在三处淤青上,这才把盒子丢给小胖子,自己毫不在意地捡起地上的衣服,随便抖了抖就往身上穿。看到小胖子那张震惊的脸,他不禁嗤笑道:“在家自然是用酒化开外敷,在外从简。”

    小胖子头皮发麻地说:“外敷药里说不定有什么不适合口服的草药,你不怕被毒死啊!”

    “这话你要敢在我师娘面前说,她得揍死你!”

    越千秋穿好贴身小衣,再次龇牙咧嘴地重新套上软甲,当他把破损的小袄重新套上,再看外头的袍子时,顿时犯了难。这狼狈的样子怎么穿出去?他正想着,却只见小胖子已经从屋子里那些被砸坏的箱子柜子里翻找出一大堆衣服,直接气呼呼地抱到了他面前。

    冲着小胖子竖起大拇指,越千秋快速挑了一件差不多的便服穿上,虽说因为个头问题不算太合身,但勉强也能见人,他才抬起头说:“虽说我没学到师娘那手好医术,但她的药敷多了也吃多了,闻闻就知道能不能嚼。”

    说完这话,他见小胖子已经发起呆来,就来到门口,打起帘子,见周霁月独自站在檐下,而李崇明则是木然坐在台阶上,一身单薄的衣衫在风中微微起伏,他顿时眉头大皱。

    虽说在楼英长面前,在严诩和陈五两面前,他都维护了李崇明几句,但不代表他就认为对方真的纯洁犹如白莲花。此时见人这么吹着风,若是丢着不管,只怕一会儿就会吹出个重病不起来,他就悄然来到了李崇明身后,随即一记掌刀,不轻不重地击在了他的颈后。

    没等昏厥过去的李崇明倒地,他就轻轻巧巧将其接住,随即就架着人站起身,冲着周霁月说:“霁月,你到屋子里去翻一下,看看有什么皮裘大氅之类御寒的东西,被子也行,总之把这小子妆裹一下,我和英小胖带人入宫去安置起来。这嘉王府别院是不适合住人了。”

    严诩和陈五两固然暂且离开带人去搜查嘉王府别院了,但院子里却留着七八个精兵强将以防万一。因此,越千秋干净利落地打昏李崇明,他们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虽说都知道今天这档子事发生之后,嘉王一系不可能不受牵连,可越千秋这胆大妄为也实在是没得说了!

    周霁月被越千秋这妆裹两个字说得啼笑皆非,而屋子里的小胖子也被惊动了出来。见李崇明被越千秋架着,分明昏了过去,他立刻醒悟到越千秋都干了点什么,登时喜上眉梢,二话不说道:“不用麻烦周姐姐,我去找,咱们一会就走!”

    一刻钟之后,周霁月和院子里的那些玄龙司校尉赫然看到,在小胖子和越千秋的齐心合力之下,那位嘉王世子几乎被裹成了一个粽子!而这时候,外头张罗的凉轿也已经送了过来,小胖子又给人添了一床厚厚的锦被,方才喜笑颜开地拍了拍手。

    “这样他就不怕挨冻受寒了……好了,我们走!”( 公子千秋 http://www.biquge22.com/1_1506/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