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 > 螟蛉 第六百八十六章 倒打一耙
    接下来的一路上,小胖子却气呼呼的没再理越千秋。本来,他之前被严诩又或者说他那位父皇耍着玩那一肚子火气就还没完全消解,现如今更是“新仇旧恨”同上心头。

    越千秋你个乌鸦嘴,谁要和上次一样!上次你和周霁月两个就差一点点就统统交待了进去,要不是严诩和陈五两从天而降,天知道会是什么结果!谁要你拼命保护我,我只希望多少人一块出来,那就多少人一块回去,每个人都是囫囵完整的!

    对于小胖子的气急败坏,越千秋就仿佛毫无觉察似的,一句话都没说,直到了霸州榷场,他瞥见刘静玄突然举手,这才连忙一把去拉小胖子的缰绳。

    果然,根本就没经历过军中令行禁止那一套,同时马术也谈不上高明的小胖子根本就不会急停,再加上一路都在心不在焉地胡思乱想,此时见四周围那些人纷纷勒马已经是迟了。暗叫不好的他想要急忙停下,可手忙脚乱之下却愣是协调不了。

    直到缰绳处传来一股大劲,他才猛地惊觉过来,却只见越千秋已经是贴近过来,三下五除二帮他勒住了马。他正在心中纠结,却没想到越千秋已经是一眼瞪了过来,随即低声呵斥。

    “才刚进亲兵营没两天就开小差,回头要是将军被人嘲笑没眼光,我看你脸往哪搁!已经到榷场了,打起精神来,否则小心回头刘头儿打你的军棍!”

    发现四周围除却刘零等几个之前见过的亲兵之外,还有不少骑兵朝自己看过来的目光都有几分异样,小胖子想到如今是改换身份跟过来的,不由为之凛然,当然也就不会去计较越千秋那大不敬的口气了——反正他早就习惯了。

    而刘零看到越千秋竟然演得煞有介事,而那位太子殿下也竟然很配合,一时不禁更加好奇地打量着这千里迢迢来到霸州的六个人。别说身为储君,就是寻常大家公子在外行走,那都是仆从如云,可这位太子只带了五个人,其中一位还是身份同样非同小可的晋王萧敬先。

    就算是他听说过越九公子和这位储君关系不一般,可这种演戏不怕事后招祸的亲近,那也实在是太稀罕了。换成是北燕,别说太子,哪个皇子会受得了如此呵斥?

    数百人马对于边疆小堡垒来说,也许是倾巢出动,可对于边镇雄城的霸州城而言,却只是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然而,看到为首那大将黑氅猎猎,红缨飘飘,一时间那些最初想要上前拦截询问却被冲散的人顿时大呼小叫,而紧跟着,本来有些安静的榷场立刻沸反盈天。

    “竺汗青何在?”

    刘静玄沉声一喝,原本嘈杂到极点的榷场一下子再次安静了下来。足足好一会儿,人群中里方才传来了一个弱弱的声音:“竺小将军亲自领兵去拦截北燕兵马了。”

    闻听此言,小胖子这才确定北燕兵马并没有真的攻进榷场来,一时稍稍松了一口气。可他这心还没完全放进肚子里,对方说出的下一个消息却让他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之前榷场激变,是因为有一支北燕偏师伪装成商团混了进来,想要趁榷场不备烧杀抢掠,幸亏被咱们死死抵挡住,这才终于坚持到了竺小将军的赶来。正好那时候斥候示警,说是北燕出兵来袭,竺小将军下令大家立时撤回霸州城,自己亲自带兵杀出去了。”

    刘静玄目光炯炯,一下子就寻找到了那个说话的人。他甚至不用伸手去指,只是冷冷看了过去,对方就禁不住他那凌厉的目光低头站了出来。他看也不看其他纷纷行礼不迭的人,沉声说道:“竺汗青既然让你们回霸州城,那为什么现在还有这么多人滞留在榷场?”

    这话再次问得一大堆人哑口无言。而最开始那个站出来答话的中年男子,则是满脸的尴尬,后悔自己不该为了和这位素来崖岸高峻的霸州将军拉近关系,贸贸然开口去接话茬。可这时候懊悔已经迟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刘将军容禀,我等正在收拾东西……”

    他这话还没说完,便有一个愤怒的声音将其打断。

    “什么收拾东西,什么是你们死死抵挡住了那些抢掠的燕贼,明明是你们看到那些燕贼亮出兵器翻脸的时候,一个个逃得比兔子还快,恨不得哭爹喊娘,逃不出去就恨不得去捧人靴子求饶命。等到看见有人挺身而出,把商团的护卫们组织起来,把那些燕贼给杀得屁滚尿流,你们就神气活现地出来,想着瓜分那些燕贼的马匹和财货!”

    “脸皮厚得像猪皮,瓜分东西的时候比豺狼还狠!一**商!”

    这话骂得极其刻薄,这一次,小胖子却眼尖,立时找到了角落中那个被人拖住的少年。尤其是眼看有人跳起来抱住那少年往后拖,有人去捂他的嘴,甚至有人在背后打黑拳的时候,他差点就叫出声来,结果小腿上挨了越千秋不轻不重的一脚。

    果然,他把到了嘴边的喝骂吞回去的刹那,刘静玄就已经厉声喝令:“来人,把那说话的少年给我带过来,连同那几个拉住他的家伙一起!”

    小胖子顿时大乐,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刘静玄这一声喝之后,第一个跳出来的不是别人,而是他旁边的越千秋。就只见人从马背上腾空而起,稳稳当当一个空翻,横越空中一长段距离,最终向那被人扭住的少年扑了过去。

    越千秋素来牙尖嘴利出口不饶人,所以听到那少年骂人的时候义愤填膺,骂的又是厚颜无耻的奸商,他顿时大起知己之感,再加上小胖子也明显有声援的意愿,他仗着自己现在是刘静玄的亲兵,干脆就装作是领命出阵。

    他身手利落,动作迅疾,三两招就把那少年周围的几个人秋风扫落叶似的撂倒在地,随即就一把抓住了那少年的胳膊,这才咧嘴一笑:“走吧,刘将军亲自问你话。”

    刘静玄倒没想到越千秋竟然会冲出去,可既然吩咐下去的事情已经完成了,他只能气恼地瞥了人一眼,随即就冲着那走路一瘸一拐,脸上还有些发懵的少年颔首问道:“燕贼大掠榷场不成被打退,而后竺汗青亲自领兵出击的事,你且说来我听。”

    越千秋刚刚一放手,那少年竟是双膝一软跪了下来,大声叫道:“还请刘将军救一救那位拼杀在前,和榷场守军一块杀退了燕贼的彭大叔!之前那些燕贼发难时太突然,本来守军万万抵挡不住的,多亏了那位彭大叔跨马横刀杀出去,又把大家组织了起来……”

    刘静玄本待问清楚事情始末,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隐情,登时遽然色变。见越千秋看了他一眼,立时转身朝榷场中奔去,他心想这位师娘是回春观高足,身上定然带着急救用的伤药,但还是立刻吩咐道:“再去个人跟着,我记得榷场中有医士,带过去给人好好看看!”

    看见刘零已经是主动跃下马背追越千秋去了,他这才放下心来,口气却变得更加严厉:“难不成这样一个力拒燕贼的勇士,之前还没得到该有的医治?”

    发觉没人回答自己的话,刘静玄便再次看向那少年问道:“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少年愤愤看一眼周围那些商人,这才一五一十地说:“我家长辈重病在床,这是我第一次到这榷场来交易,我又雇不起护卫,正好在路上遇到了好心的彭大叔。护送了我过来榷场。之前燕贼暴起发难的时候,彭大叔组织护卫抵抗,可后来他身受重伤,那些黑心黑肺的奸商却担心他出来抢战利品,所以故意拖延不给他医治……”

    这话还没说完,自刘静玄以下,众多将士全都勃然色变。尽管那个出来抵抗的并不是军人,可他们这些军人却也佩服其人胆气,一听到如此勇士竟然险些被一**商给害死,也不知道多少道犹如刀子似的目光狠狠朝那些人怒射了过去。

    这下子,之前被越千秋撂倒在地的那些人固然正疼得哭爹喊娘没法出声,其他人却顿时慌了。有人急忙申辩,有人大声驳斥,也有人倒打一耙,一时场面乱成一团。

    面对这一情形,想到当年高家兄弟在背后暗算自己的刘静玄强压怒火,恢复了冷静。他往身边将士扫了一眼,见众人全都死咬牙关,没人出声,就连满脸怒火的小胖子也一言不发,一种沉默的愤怒在几百人身上蔓延、发酵,仿佛下一刻便会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出来。

    在刘静玄等人的沉默之下,那些形形色色的跳梁小丑渐渐觉察到了不对劲,一个个尴尬地闭上了嘴,原本打算上前来拉扯那少年的两个汉子也不由得缩了回去,但最初那个想要讨好刘静玄而大胆答话,结果却第一个被骂奸商的中年人,不得不再次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刘将军,不是我们不知感恩,那个姓彭的家伙来历不明,谁知道他不是和燕贼内外勾结演戏,从而趁机博得将军赏识,然后打入霸州城刺探……”话没说完,他就只见那刚刚跪下恳求刘静玄的少年倏然转头,眼睛似乎在喷火。可事已至此,就算结仇,他也顾不得了。

    “您想想,哪有那么厉害的人,只身一人一马,就能抗衡十几个燕贼,燕贼那也不是纸糊的对吧?”

    小胖子忍了又忍,可这时候却终于忍不住了,他粗声粗气地冷笑道:“自己贪生怕死没本事,却嘲笑有本事奋勇杀敌的人就是勾结北燕?果然是颠倒黑白惯了,以为天底下人都愚蠢到会相信你这样的鬼话?”

    刘静玄没想到身后那位太子殿下会突然忍不住出言讽刺,可他也没有苛责,因为他自己这会儿都恨不得狠狠一马鞭朝这个满嘴喷粪的家伙脸上抽过去。然而,小胖子毕竟如今名义上还是他的亲兵,他只能沉声喝道:“都给我住口!”

    话音刚落,他就只听越千秋那熟悉的声音从里头传来:“刘将军别怪李英心直口快,他至少有一句话没说错,那就是没本事的胆小鬼竟然诬陷有本事的勇者,别说骂他们两句,就是杀了他们这些狗东西也是应该的!刚刚那小哥口中的彭大叔不是别人,是铁骑会彭会主!”

    如果是八年前,别说武品录上一个下品门派,就是上三门中人出来,只要太高调就会被总捕司盯上,这些商人们自然还能狡猾地倒打一耙,可现在越千秋这一口道出所谓彭大叔的身份,时刚刚那绞尽脑汁试图往人身上泼脏水的中年人登面如死灰。

    眼看刘静玄怒容满面,他难以置信自己竟然会这么倒霉,直接撞上了一派掌门!就只看人那落魄的样子,他怎会想到对方竟不是寻常人物?

    然而,比谁都更激动的却是小猴子。因为自从师父当初把自己丢给越千秋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虽说他去北燕那会儿,也曾经在上京城中遇到过师父彭明,可后来人就不知道上哪去了,连消息也没有。此刻听到人受了重伤,气急败坏的他忘乎所以地想要过去探视。

    可就在这时候,他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死死拽住,再一看,却是晋王萧敬先。

    之前别人一口一个燕贼,也没能让本是北燕人的萧敬先变色半分,可此时此刻他看着小猴子的眼神却是凛冽锋利,而随着他微微蠕动嘴唇,声音就同步在小猴子耳边响起。

    “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不是铁骑会关门弟子,也不是东宫侍卫,而是刘将军亲兵。千秋那小子刚刚虽说有些冲动,可好歹是打着听刘将军命行事的幌子,可你现在冲出去该怎么解释?说你是为了忧心师父?那些商人是不知道,可刘静玄麾下那么多人,总有人知道铁骑会彭会主到底有几个徒弟,太子殿下的身份还怎么瞒得住?”

    小猴子顿时呆若木鸡,随即急得眼睛通红。可随着耳畔传来又一声轻轻的咳嗽,他循声望去,就只见小胖子有些关切地朝他看了过来。下一刻,人就低低嘟囔了一句。

    “回头我定要去求刘将军,应该让大伙儿去探望探望那位勇武惊人的彭会主!”

    知道小胖子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小猴子登时喜上眉梢,就连萧敬先什么时候放开了他的手腕都不知道。而周霁月则是心中赞许,对小胖子表露出来的体贴颇有几分感动。

    不知不觉,那个曾经自我为中心的英王已经蜕变成现在这番光景了!( 公子千秋 http://www.biquge22.com/1_1506/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