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 > 螟蛉 第七百二十章 连环套
    就在一个利落的翻滚,躲开那必杀三箭的时候,萧敬先便已经鼓起双唇,发出了一声非常轻微的呼哨。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到徐厚聪先是射伤一名军官,紧跟着齐国公死亡,而后徐厚聪又是一箭射杀三人的那一幕,众多军士正呆滞时,便有人爆发出了一声大喝。

    “别放跑了杀人的徐贼!”

    随着这嚷嚷,刚刚那一大堆呆若木鸡的人方才如梦初醒,尤其是和死伤者有交情的,更是一时怒火冲天。顷刻之间,软倒在地死不瞑目的齐国公已经无人理会,几十号人拔出兵器往徐厚聪冲了过去,一时杀声震天。

    面对这一幕,想到萧敬先一面满口答应和自己见面谈接受投诚,一面却又乔装打扮混进了此番闹事的军民当中,甚至亲手杀了齐国公,徐厚聪简直觉得自己便仿佛被人愚弄得团团转的猴子,一时目眦俱裂。

    然而,还不等他一口喝破萧敬先的存在,便只见刚刚一个翻滚躲开他那连环三箭的萧敬先突然又窜了出来,手起刀落,竟是一下子痛宰了两个明显和其他人衣着服饰不同的军官。顷刻之间,他就只见那些官兵一片大乱,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嚷嚷了一声。

    “是妖王萧敬先!是他和徐贼内外勾结,他杀了将军!”

    被这一喊,徐厚聪险些一箭射偏,等看到那个他认出是萧敬先的年轻男子赫然遭人围攻,他只觉得自己一向很好使的脑袋完全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萧敬先到底在想什么,到底在做什么。今天这档子事已经明明白白摆在那,哪怕萧敬先不出面,也能完美达成,而萧敬先不但露面,还在他面前故意露出行迹,甚至最后还被人喝破行踪,这简直毫无道理。

    想到自己之前试图钓出萧敬先,然后将这条大鱼献给六皇子,作为让对方彻底信赖倚重自己的进身之阶,他就不禁陷入了空前的后悔之中。这简直不是与虎谋皮,而是和疯子共舞,他根本就不该打这种如意算盘的!

    徐厚聪正觉得悔青了肠子,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遭受的冲击远远还没有结束。因为此起彼伏的喊杀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而大叫大嚷声称他和萧敬先里应外合的声音更是盖都盖不住。当发现身边那些侍卫为了撇清和他的关系,几乎无一例外拨马便走,没有一个肯愿意留下和他共患难的,他更是心灰意冷。

    可就算再沮丧,他到底不甘心束手待毙,一时他再次打起精神挽弓,弓弦连响,箭如流珠,竟是他自从来到北燕之后,从来不曾有过的超水平发挥。

    然而,射杀的人越多,他越是心头沉重,尤其是当伸出右手探入箭囊,最终却掏了一个空的时候,意识到箭矢彻底用完,他登时心里咯噔一下,随即连忙抽出了随身佩刀。

    和箭术比起来,他的刀法不过平平,可眼下,却到了用这个一拼死活的时候了!

    和心中诅咒痛骂萧敬先的徐厚聪一样,此时此刻同样气得想骂娘的,还有一个越千秋。徐厚聪的出现他不意外,萧敬先的突然暴起宰了齐国公他也不意外,可萧敬先竟然被人叫破和徐厚聪勾结,这算什么鬼?

    他们的乔装打扮就算不是天衣无缝,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看穿的,那个开口戳破这一点的家伙,要不是另外有鬼,他就把头割下来当球踢!

    而且,这么一来,留在隋家的那些人……或者干脆说整个隋家不是统统要倒霉吗?

    然而,眼见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却依旧手刃了之前某位将军及其副将的萧敬先已经陷入重围,而自己这边也有人扑了过来,越千秋终于决定不陪这坑爹的疯子玩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单手提起了刚刚一直伪装虚弱,一直都只用来抱或者扛的那把沉重兵器。

    当萧敬先回头看见越千秋手中刀光乍起,那借助腰力和腕力的刀光不断旋转,收割了一条条试图建功立业的勇士性命,最终周身几步范围之内遍地都是鲜血和残肢,他就收回了关注的目光,似笑非笑地看向了那些朝自己围逼过来的人。

    和千方百计送到越千秋手里的那把精钢陌刀不同,他手中只是一把很普通的刀,普通到和他此时此刻的容貌如出一辙。

    然而,明明身处重围,明明不过拿着寻常兵器,可他却闲庭信步一般优哉游哉地提刀迎向了那些扑上来的人,每一道刀光都犹如黑夜中一闪而逝的流星,带来一个人的死亡,当最终一刀终于被人稳稳当当架住的时候,他瞅了一眼那已经卷起的刀刃,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妖王果然应该配妖刀才是。”他发出了这一声犹如梦呓一般的感慨,随即突然沉声喝道:“刀来!”

    四周围那些本以为有机可趁的人乍听这一声,不由自主全都往后连退了两步。不是为了萧敬先从前那据说杀人盈野的名声,而是因为仅仅刚刚那一小会儿,死在对方手中的已经有十几个人。而因为那极快的杀人效率,萧敬先根本不避那溅出来的血珠,此时此刻周身上下处处染血,脸上亦是血迹斑斑,看起来更像是九幽魔神。

    而越千秋的杀人效率比萧敬先自然低那么一丁点,有趁手的兵器,别人又没有把他作为第一目标,大多数人都去围堵萧敬先了,所以他一边打一边逃,速度自然是飞快。当最终杀出重围的时候,耗费体力极大的他甚至来不及喘一口气,就听到萧敬先那一声刀来。

    他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就只见一把刀划过长空,竟是一头往萧敬先那方向坠了下去。直到有人嚷嚷抓住那掷刀的,他才意识到萧敬先另有接应,不禁没好气地呸了一声。就刚刚溜之大吉的时候,他还好歹有那么一丁点愧疚,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那必要!

    他今天纯粹是被萧敬先诳来看了一场猴子戏!

    越千秋懒得再去看徐厚聪那边又是个什么结局,情知萧敬先有接应者,再加上之前萧敬先也吩咐过,一旦有变就只管自己先跑了再说,他便非常痛快地贯彻了这个逃跑原则,此时既然已经把围逼的兵马捅了个对穿,他就立时毫不留恋地撒腿就跑。

    提着大刀片子,身上又是鲜血淋漓——虽说大多是别人的血——越千秋当然知道跑路大为不便,因此他在发力狂奔之后,便再次发挥了往日在金陵城时到处翻墙练出来的功夫。在随便钻了几座民宅之后,他身上的行头就已经完全换了一套,手中陌刀也已经找地方藏了。

    而就连他脸上那被萧敬先涂抹上去的一层层东西,也已经被他洗得干干净净。感谢萧敬先的教导,化妆易容他是学不会,但卸妆的东西他好歹随身备得齐全。而哪怕沾染在发间以及身上各处的血渍不可能完全洗掉,可半瓶特制药粉撒上去,他身上已经闻不到什么血腥味。

    然而,这却也不是完全保险的,和最初那面貌平常的小厮打扮不同,眼下的他回复了本来面目,自然也要提防有认识他的人。就这样一路走一路小心躲避追兵以及盘查的巡行兵马,他最终再也听不到半点喊杀和厮打的声音,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话说刚刚那么大的场面,却不见严诩和其他南吴方面的谍探露出行踪,说明人应该还没混进南京来。如果是这样,那他放心是能放心,可接下来他该躲哪去呢?本来天丰行的谢筱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昨天晚上那里死了人,恐怕现如今不是被人拉网式排查,就是被六皇子塞了一堆人过去,谢筱筱在不在那都不知道。

    都怪萧敬先,之前只说让他有事只管自己跑,却不说让他上哪去,难不成他真的去做个梁上君子,挑一户人家蹭吃蹭喝藏着?可惜混不进皇宫,否则那日子就更好过了。

    越千秋想着想着就放慢了脚步,偏偏这会儿南京城的人早就被之前那一桩桩一件件的事给闹得心惊胆战,大街上几乎就不见几个人影,他转瞬就意识到如此太过显眼。就在他立时加快了脚步的时候,突然觉得脖子后头仿佛被人吹了一口气。

    虽说这不是大晚上,可那毛骨悚然的感觉却如出一辙,以至于他险些吓得跳了起来。想到如果是追兵,绝对没兴趣和他开这种恶劣的玩笑,因此他不假思索地左脚支地一个转身,又气又急地低声骂道:“师父,人吓人吓死人……”

    可话才说了半截,他就卡住了。背后那笑眯眯看着他的哪里是什么严诩,而是二戒和尚!虽说如今人不再是光头了,看着有些别扭,然而,想到这家伙和越小四的关系,他还是立刻喜形于色。还不等他开口说话,二戒和尚就主动上来勾肩搭背,笑得连眼睛都快眯缝了起来。

    “大侄子,这才多久不见,你居然比从前又猛了不少嘛!是不是担心无家可归,走,我那儿正缺人手呢!别心心念念惦记着你师父,那家伙被我锁在家里不许出门,否则你以为今天能这么太平?”

    前半截话二戒说得很大声,可后半截话就只是对着越千秋的耳朵咕哝了一气。见人先是一愣,随即如释重负,他暗赞一声真是个有孝心的小子,随即就不由得替越小四默哀了一下。虽说儿子算是越小四的,但哪怕那家伙就算回到金陵,只怕越千秋也绝对会更孝顺严诩。

    想归这么想,他箍着越千秋的脖子,一副大大咧咧长辈的模样,不由分说拽起人就走。一路上,他还故意带越千秋在一处巡检的地方停了停,随即拿出了一枚腰牌。等到他们两人连查验都没有就顺顺利利过了关,他这才对越千秋笑了一声。

    “我可是南京留守齐宣招募的客卿……嘿,给那些客卿送饭的,今天就算齐宣的人把南京城闹一个天翻地覆,也不至于查到他的人身上,所以你尽管放心。”

    你们这些家伙简直全都是做间谍的材料……

    越千秋很想这么对二戒来一句,可到底还是忍住了。他本以为要被带去那位显然别有用心的南京留守齐宣家里,可二戒到底还没神通广大到把人藏在龙潭虎穴里那份上。带着他在街上七拐八绕了一会儿,最终把他领进了南京留守府后街的一座小院子。

    二戒才刚推开门,他就听到正中间的屋子里传来了砰的一声。知道必定是严诩在砸东西,他没好气地把越千秋拖进来,等下了门闩之后,他一扭头就发现越千秋已经冲到门边上了。想到接下来很可能看到的一幕,他笑呵呵地也不提醒越千秋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而是好整以暇在那抱手看热闹。

    果然,他就只见越千秋刚往门前一站,两扇大门就被人一把拉开,紧跟着气冲冲出来的严诩二话不说就伸手捞住了那小家伙的领子。好在揪领子的瞬间,严诩就觉察到了不对,立刻松开了手,目光一下子往后移动,恶狠狠地瞪向了他。

    “回头再和你算账!”瞪了二戒一眼后,严诩突然轻轻吸了吸鼻子,等到发现越千秋身上有不少异状,他登时一把将人拽进了屋子,连门都顾不得关就小声问道:“你身上的血腥味是怎么回事?”

    越千秋知道那遮掩气味的药粉也许能蒙骗一般官兵,能吓住嗅觉灵敏的猎狗,但严诩对他实在太熟悉,他在仓促之下清洗得又不够彻底,在人面前一站就别想瞒得住。于是,他也不隐瞒,把从陈家到隋府再到今天那番事变的前因后果全都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果然,听了他这番说明,刚刚跟进屋子,只远远看了今天那场闹剧的二戒不由得啧啧称奇,可眼见严诩脸色不善,他立刻以打听消息为由溜之大吉。

    而他这一走,严诩方才眉头紧锁道:“照你这么一说,萧敬先这次绝对是在玩火自焚!齐宣哪怕不能控制南京每一个角落,但军中大部分人马必定在他手中。萧敬先就算有万夫不当之勇,可体力总有极限,接应的又能有几个?而且,他没头没脑地干嘛让你先跑?”

    见越千秋同样满脸纠结,严诩就若有所思地说:“既然他约徐厚聪见面本来就是个圈套,又把事情闹得那么大……他不是想自投罗网吧?”( 公子千秋 http://www.biquge22.com/1_1506/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