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 > 螟蛉 第七百二十一章 疯子的心思,你别猜
    尽管越千秋觉得严诩的想法实在太过异想天开,然而,师徒俩在屋子里大眼瞪小眼等了大半个时辰,匆匆赶回的二戒和尚就带回来一个极其惊爆的消息。

    萧敬先失手被擒,同样被生擒活捉的,还有徐厚聪,两人全都受伤不轻,徐厚聪更是自尽不成,重伤垂死!

    饶是越千秋事先已经做好了相当的心理建设,此时仍不禁怒骂道:“屁的失手被擒!这家伙要不是故意的,我把脑袋割下来当球踢!今天明明说是去见徐厚聪,人家要投诚,结果却被他硬生生演成了满城风雨的戏码,他不是疯子谁是疯子!”

    刚刚严诩和二戒都已经听越千秋说起此次随萧敬先进入北燕之后的种种事件经过,此时听越千秋气急败坏地骂疯子,两人不禁全都深以为然。二戒更是没好气地嘀咕道:“北燕就是疯子多,那位下落不明的皇帝也是疯子,把自己疯得生死不知,如今小舅子更是疯得自投罗网,这一家子简直是不疯魔不成活啊!”

    严诩烦乱地一巴掌拍在扶手上,随即没好气地问:“废话少说!这南京道的局势已经被萧敬先一招棋乱成一锅粥了,再骂这一家子疯有什么用?”

    越千秋强迫自己不再去牵挂萧敬先的安危,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就强行岔开话题道:“师父,你之前让我到了南京天丰行就去找谢筱筱,我昨天去找了,可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你玄龙司的事。而且,她昨天晚上也惹了一身麻烦,你和二戒知道她的下落吗?”

    对于这个话题,严诩有些无奈地斜睨了二戒一眼,但眼神却有些闪烁:“你别问我,玄龙司在北边的情报网,那是越小四支使这个和尚一手搭建起来的,他这么告诉我说谢筱筱就是其中一环,我哪知道他根本就没告诉那小丫头?喂,和尚,赶紧说,谢筱筱人在哪?”

    心虚的二戒同样目光游离,知道越千秋这小子不是好对付的,他不禁打了个哈哈,避重就轻地说:“她被六皇子接到皇宫里去了,咱们自然一时半会都见不着她……”

    见严诩眼神炯炯,越千秋更是一副你别以为我小就好骗的表情,他随手抓下了头上的假发,随即唉声叹气地说:“这可不赖我,都是越小四的错!他明明知道人家对甄容有意思,却非要支使她去和六皇子打交道。那个六皇子就是个色中恶鬼,要不是筱筱特立独行,又有本事,早就被人强纳后宫了。他也不怕人家的老爹找他拼命……”

    终于大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越千秋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可下一刻,他就听到了一个自己最想知道,却又不愿意承认的好消息。

    “对了,之前我忘了说,越小四那家伙人藏在上京附近的一个山谷里,甄容也在一起,再加上北燕皇帝、太子、惠妃、大公主、十二公主,俨然一个北燕小宫廷。我之前应他要求给他送过一次补给,后来他传信说不用再管他,让我来南京,我就丢下他过来了。”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真是一点不假!”严诩恨得牙痒痒的,“他从前虽说混账,可还不像现在这样事事行险,都是跟北燕皇帝和萧敬先这样的家伙学坏了!”

    “好了,别提那家伙了!”越千秋知道越小四还活蹦乱跳就已经心满意足,暗想能够对爷爷交待就行了,他打断了这绕了一圈的话题,再次言归正传,“接下来咱们该干点什么?”

    刚刚还在把自己代入越小四,琢磨对方到底想干什么的严诩顿时醒悟了过来。他无意识地用拇指摩挲着自己的右颊,声音低沉地说:“今天萧敬先煽动南京军民冲击皇宫,而后又亲自跟着这些闹出动乱的家伙,把包括齐国公在内的几家勋贵连根拔起,亲手斩了齐国公。”

    “然后,人主动暴露行踪,让徐厚聪动手杀了南京方面的几个军士,自己又动手杀了一个将军和一大堆军官,还让人嚷嚷徐厚聪和他勾结,坐实了这一点后,最终又把自己失陷了进去。很显然,他是故意的……问题在于,他把自己送进敌人手里,有什么好处?”

    越千秋没好气地冷笑道:“把自己送进大牢去遭受人家的严刑拷打能有什么好处?他这个人从前得罪的人不计其数,六皇子这种肯定是要多恨他有多恨他,肯定会耀武扬威亲自去见他,我就不相信他这种高傲的人受得了那种折辱……等等,六皇子亲自去见他?”

    他抬起头来和严诩对视了一眼,随即瞪大了眼睛道:“他不会是想着趁机挟持六皇子吧?”

    二戒见那师徒俩面面相觑,显然认为这想法很有可能,他不禁重重咳嗽了一声。

    “你们想太多了。就算六皇子确实会有那种居高临下看仇人的心思,也一定会前呼后拥带上一大堆侍卫,再说,为什么不是他让人把萧敬先押到皇宫去?而且,我说一句最不好听的,萧敬先这种危险人物一旦被生擒,你们凭什么觉得人家还会当他上宾似的?不说别的,断了他手筋脚筋那是最起码的……呃!”

    见越千秋登时神情大变,二戒醒悟到人还曾经在上京时叫过萧敬先舅舅,尽管玩笑赌气的意思居多,可到底还曾经同甘共苦过一阵子,自己说这话简直是对于眼下的状况简直是雪上加霜。他连忙补救似的干咳一声,随即讪讪地说:“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未必就是真的……”

    严诩没好气地瞪了二戒一眼,见越千秋那张脸已经黑得什么似的,知道这小子素来口硬心软,和萧敬先相处这么久,不说感情如何,至少绝对不是乐于看人倒霉被折腾的性子。

    于是,他只能没话找话说道:“千秋,我之前就说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萧敬先那家伙既然明显是自投罗网,那么他肯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是这样没错,可他这家伙什么都做得出来,说不定也做好了下半生就躺在床上的准备。”越千秋烦躁地摇了摇头,只觉得心乱如麻,“他这个人就是个疯子,谁都猜不中他的心思,我也一样!”

    使劲捶了捶脑门之后,越千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即脑际突然灵光一闪。他立马抬起头看着严诩和二戒,若有所思地说:“师父,萧敬先既然被生擒,永清安次固安那边会不会也有连带反应?六皇子会不会因此觉得南京道已经固若金汤,然后挥师平叛,南压霸州?”

    此话一出,不但严诩,就连二戒和尚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二戒和尚更是嚷嚷道:“很有可能!因为萧敬先落网而志得意满,那位好大喜功的六皇子决计做得出来!”

    而越千秋更是忍不住一拍大腿道:“难不成这才是萧敬先的真实目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随便那家伙被抓之后受了什么折腾,那都是活该……不对,该死!

    见越千秋已经从最初的关心则乱变成了眼下的咬牙切齿,严诩看了二戒一眼,见人对自己丢了个眼神,他就知道,越千秋那设想已经属于天马行空,可二戒的附和却不是真的那么认为,而是为了减轻越千秋心头可能有的负疚感。

    毕竟,越千秋正是认为萧敬先在乱来之前早已经做好万全准备,所以才抛下人自己逃跑的。哪怕越千秋之前提过,那是因为萧敬先对此有言在先,可到底谁也没料到是那结果。

    二戒见越千秋的情绪明显有所缓和,他这才笑吟吟地站起身说:“好了,这早晚我该去留守府厨房做饭了。别担心,我会设法打探消息,小千秋你就在这和你师父一块安安心心呆着,等我的好消息。齐宣那个人,深藏不露,谋定后动,就算这次他的计划是被萧敬先掺和了一脚,他一定会先弄清楚怎么回事,绝对不会随随便便把人交给六皇子。只要萧敬先在他手上,就绝不会缺胳膊少腿。”

    当越千秋这边三个人正在讨论萧敬先“失手被擒”一事的时候,六皇子同样得到了这个让他几乎无法置信的消息。连着追问梁五儿确认了三遍此事不是开玩笑,原本昏昏沉沉的他便犹如打了鸡血似的亢奋了起来,两只手紧握成拳重重砸在了桌板上。

    “太好了,这实在是太好了!那个家伙,那个自高自大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可恶家伙,他也有今天,他也有落在朕手里的一天!”

    梁五儿顿时满脸堆笑地奉承道:“都是皇上洪福齐天……”然而,偷觑了一眼六皇子那脸色,他就吞吞吐吐地说,“只不过还有一件很不小的事情,徐大将军……据那些拿下萧敬先的官兵们声称,徐大将军勾结萧敬先。”

    此话一出,六皇子的表情立刻变了。先是惊怒,然后是凶狠,接下来又是怀疑,懊悔……林林总总的表情轮番在他面上出现,以至于就连伺候他时间很长的梁五儿也有些分辨不出来。而当发现六皇子恶狠狠地瞪向自己时,他意识到刚刚有些失礼,慌忙又垂下了眼睑。

    “徐厚聪和萧敬先人呢?朕要见他们!”

    梁五儿心头咯噔一下,却不得不挤出了一丝笑容:“齐大人说,二贼居心叵测,而且又煽动军民杀了齐国公等好几位随驾而来的勋贵,差点连他都一起软禁了起来。如今军心浮动,他还得先拿这两人安抚了军心,然后才敢押到皇上面前来……”

    他正说得唾沫星子乱飞,却只听乒乓一声,他吓得慌忙往后跳了一步,等发现六皇子竟然是劈手砸了一个笔洗,他不由得慌忙低下了头。果然,接下来人是逮着什么扔什么,这样的发泄足足持续了许久,最终那粗重的喘息声方才渐渐缓解了下去。

    “很好……真的是很好!你去见齐宣,不管徐厚聪又或者萧敬先,他都必须全部给朕送过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后头几个字,六皇子说得极其缓慢,咬文嚼字,那阴恻恻的眼神吓得梁五儿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即便是觉着六皇子如今没了徐厚聪,那些禁军和侍卫都是软脚虾,不足以依靠,梁五儿自忖背后站着手掌南京的齐宣,可仍旧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

    他恭顺地答应了一声,随即再也不敢在六皇子面前多呆,急急忙忙就告退了出去。等到出了皇宫,他才觉得后背有些冒汗,直到一路打马来到留守府时,他才觉得那一路冷风把汗给完全吹干了。一跃下马之后,他就开口叫道:“齐大人在哪?我奉皇上旨意要见他!”

    然而,往日素来是留守府座上嘉宾的他,等来的却是一声轻蔑的冷笑:“军中暴乱,齐大人早就匆匆赶过去了,还请梁公公自己去找吧,咱们也不知道大人到底在哪!”

    面对这样一个硬钉子,梁五儿先是一愣,随即气得七窍生烟。然而,正当他策马上前一步想要理论的时候,就只见内中一大堆军士抢上前来,明晃晃的兵器径直指向了他。这下子,他那最后一丝侥幸之心也完全无影无踪,一时既愤懑又懊悔,但更多的却还是害怕。

    齐宣分明是要过河拆桥,可他今天才刚刚在六皇子面前褒奖齐宣,贬损徐厚聪,就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回去之后怎么交待?六皇子绝对不会放过吃里爬外的他!

    当梁五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径直直挺挺跪在了地上,希望齐宣能够看在往日那点“交情”的份上见他一面,至少能够指点他一条活路的时候,南京留守府深处的地牢之中,生有一副美髯,仪表堂堂的南京留守齐宣,则是正面无表情地站在一间牢房面前。

    那牢房的栅栏粗得犹如手臂,而墙上拷着的那个人,更是脖子、手腕、脚腕上齐齐锁着沉重的镣铐,可即便如此,齐宣仍旧站在距离木栅栏五六步远的地方,身前还有四个侍卫举着沉重的盾牌,那种如临大敌的架势,乍一看就仿佛在千军万马之中防范有人行刺的主帅。

    牢房之中周身血迹斑斑的萧敬先看着牢房外包括齐宣在内的众人,不由得嗤笑道:“齐大人何至于如此?我这才刚刚被你的人救醒,你以为我是神仙吗?能够在流了这么多血,身上至少百多斤枷锁的情况下,隔着这栅栏挟持又或者暗杀你?”

    “晋王殿下妖王之名流传已久,我是个惜命之人,自然不敢以身犯险。”齐宣没有被萧敬先激怒,淡淡回敬了一句后,见萧敬先呵呵一笑,他就沉声追问道,“我只想知道,晋王殿下为何要故意自投罗网?”( 公子千秋 http://www.biquge22.com/1_1506/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