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 > 螟蛉 第七百二十二章 人至疯则无敌
    不是只有熟悉萧敬先,而且亲身经历过那一场闹剧的越千秋认定,萧敬先是自投罗网。齐宣被人认为是软面团,明明身为南京留守掌握优势兵权,却在被那些上京来的王公贵族欺压时一味退让,可事实证明,他的退让只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而他的手段和眼光极其精准。

    此时此刻,他直截了当抛出了这样一个犀利的问题,见萧敬先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他就哂然笑道:“说实话,晋王殿下能够看破我的步步退让只是做个样子,实则是想要清洗那些从上京来的那些家伙,我有些意外。可我更没想到的是,明明可以收买人去煽风点火,晋王殿下却非要自己亲自上阵,而且还在对付徐厚聪的时候故意露出破绽,这实在很说不通。”

    “双拳难敌四手固然不假,可晋王殿下非要把自己置身于那等绝境,那就很不自然了。所以,我既然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自投罗网,那就不得不小心一点才来见你。”

    萧敬先终于笑了一声,随即懒洋洋地说:“齐大人是首倡支持六皇子的人,可据我所知,你能够坐到南京留守这个位子上,而且一坐就是十年,不显山不露水,不是因为你的母族妻族全都姓萧,而是因为,你是我那姐夫早年亲手提拔起来的人。”

    “而且,康乐也是经由南京道抵达霸州的,天子六玺之所以会送到霸州,没有你的默许不可能成功,我没说错吧?”

    如果不是萧敬先此时那镣铐加身,伤痕累累,一副前所未有狼狈的样子,齐宣身前那四个侍卫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人不是被锁在墙上,而是在太师椅上自得其乐地跷足而坐,居高临下地对齐宣说话。

    而不只是他们,就连齐宣自己也同样有那种错觉,仿佛这仍然是萧敬先在上京大权在握,而自己仅仅是一介下官去拜见这位国舅爷的时候。尽管他须臾就摆脱了,又或者说克服了这样一种因为昔日地位差别而生出的错觉,可整个人的气势却为之受挫。

    他也不答萧敬先的话,眼神中流露出了几分凶狠:“晋王殿下身在囹圄却依旧不改本性,难道就觉得我南京留守府没有能撬开人嘴的大刑?”

    “你尽可以试试。”萧敬先漫不经心地吐出几个字,等看到木栅栏外的齐宣眼中杀机毕露,他就轻描淡写地说道,“其实,只要你按捺不住好奇又或者说疑惑,跑到这里来见我,那我的目的就算是达成了。挟持你又或者杀你……呵呵,就算换成六皇子亲自过来,我也没那么好的闲心,更不要说你了。”

    如此极端不把人放在眼里的说辞,却从一个囚徒口中说出来,哪怕齐宣自制力再强,此时也不禁雷霆大怒。然而下一刻,他突然品味出了萧敬先这话里的更深层含义。

    从得知萧敬先被擒开始,他这个南京留守连去应付一下六皇子都顾不得,立时三刻从外头军营中赶了回来。待发现徐厚聪重伤垂死,萧敬先亦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之后,他只是稍加考虑,就把徐厚聪转移到了别处,把萧敬先单独关进了这留守府的地牢。

    紧跟着,在洗去萧敬先脸上的伪装,证明了确实是本人没错之后,他一面为了防止萧敬先故意被擒却别有所图,让人找来最沉重的枷锁,将其牢牢锁住,一面却也调集了最好的外伤大夫,下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萧敬先救醒,希望从对方嘴里问出他想要的消息来。

    为了避免六皇子在内的那些人因为获知萧敬先和徐厚聪在他手中,于是跑来搅局,他早早下令传话说自己不在留守府,把所有要见自己的人都拒之于门外。如今算一算,自从萧敬先被送到这牢房,到现在苏醒过来可以与人交谈,他至少已经两个时辰没见过外头的人了!

    想到这里,齐宣再也顾不得萧敬先,转身就大步往外走去。可偏偏一个幽幽的声音却如同跗骨之蛆似的,紧紧地朝他身上缠了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听到这个声音,齐宣先是一愣,随即立刻加快了脚步。然而,还不等他冲到门口,便只听轰的一声,紧跟着,他就只觉得天旋地转,大地在震动,头顶的石板似乎也同样在哀鸣。

    站立不稳的他试图抓住什么稳住身形,可几个侍卫也同样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动静而东倒西歪。当他终于跌跌撞撞接触到了地牢通向外界的那扇木门的时候,还不等他用力将其拉开,就只听咔嚓一声,紧跟着,木门突然四分五裂。

    “快,冲出去!”

    齐宣怒吼了一声,随着他身后两个侍卫抢上前来,二话不说就向外冲出,也不顾那四处飞溅的木门碎片铺面砸来,他本待紧随其后,可突然只觉得毛骨悚然。他那种对危险的本能预感曾经救过他很多次,以至于他竟是不由自主地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就是这一进一退的差别,他便看到了让他惊骇欲绝的一幕,就只见刹那之间,那条通向地表的长长石道突然彻底轰然崩塌了下来,那两个听令冲出去的侍卫甚至连一点声息都来不及发出,就被无数土石彻底掩埋。

    眼看那条代表着生命和希望的通道在自己的面前化作了夺命深渊,齐宣先是觉得脑际一片空白,随即又惊又怒地转过身,看向了刚刚他还认为固若金汤的大牢。

    就只见那地牢中原本被铐在墙上的萧敬先,此时此刻已经盘坐在了地上,深深埋入墙中的锁链尽管一头仍旧锁着他的脖子和手脚,可另一头却因为刚刚的巨震而完全脱落了下来。

    此时此刻,看到萧敬先将那长长的锁链犹如玩具似的一圈一圈缠在手臂上,哪怕那一根根深深扎入地里的木栅栏尚未崩塌,自己和萧敬先之间仍有一道屏障,可是,齐宣仍旧不禁觉得心底发寒。

    “你到底想干什么!”和无数曾经在这个妖王手上吃过亏的人一样,齐宣也发出了又气又恨的怒吼,“你就不怕也葬身地底吗?”

    “有时候做大事,是需要一点运气的。”萧敬先嘴角微微翘起,脸上露出了似嘲弄,似遗憾的笑容,仿佛很庆幸自己没有死,又仿佛遗憾阎王爷再次没有收他,“如果我死了,那么是时运不济,死了活该。可既然我没死,那么就证明,运气站在我这一边。”

    如果从前齐宣听到这种无稽之谈,那么一定会嗤之以鼻,可如今他赫然和萧敬先一同被困在这地底深处,哪怕身边还有两个手持铁盾的侍卫,哪怕还有三个号称用刑高手的狱卒,哪怕萧敬先还谈不上脱困,哪怕地面上的留守府中还有很多他的心腹,这些人应该会救他,可他却生不出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他认为已经自己够谨慎,够小心了,结果竟然还让一个身陷囹圄的囚徒翻了盘!

    萧敬先继续缠着那一圈圈的锁链,慢条斯理地说:“刚刚爆燃的,是早就埋设在南京留守府地牢附近的火药。之所以不是会要齐大人你性命的暗杀或者毒药,那是因为,我对要你的命没有兴趣。和你的命比起来,南京的兵权那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他把玩着铁链末端那本来深埋进墙中,因此和外头那锁链颜色截然不同的锋利铁钩,随即抬起头来扫了人数虽多,却噤若寒蝉的众人:“这么好的机会,六皇子既然号称御驾亲征,如果还不知道抓住,那他就真的要当一辈子傀儡了。”

    齐宣终于面色完全白了下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左右两个同样面如白纸的侍卫吼道:“挖,不惜一切代价挖出一条通路来!不能让那个废物点心把我多年的心血完全毁了!”

    他一面说,一面恶狠狠地瞪着萧敬先:“萧敬先,我这里有六个人,你才一个人。你那伤势只是比徐厚聪稍微轻一点,我就不信你能一直支撑下去!一旦你支撑不住,我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句话很多人都说过,但当着我的面说这话的人,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萧敬先呵呵一笑,若无其事地往后头的墙上一靠,仿佛根本不担心那堵墙和刚刚的木门和通向外间的通道一样崩塌:“我经历过没吃没喝等死的日子,所以,齐大人有功夫威胁我,还不如想一想,当你这些所谓忠心耿耿的下属绝望的时候,他们会把我还是把你当成食粮!”

    “你妄想让他们给你挖出一条生命通道,可你也不想想,没吃没喝,他们能坚持多久?至于外头那些人,你觉得我会放任他们定定心心挖开口子把你救出去吗?”

    齐宣听了萧敬先的话已是心头一惊,却故意装得满脸讥诮,然而,当他瞥见两个侍卫和三个狱卒眼神闪烁,却没有人表忠心,每个人都几乎本能地避开了自己的目光时,那一刻,他原本就苍白的脸上终于血色全无,不由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了仍留在外间的那些心腹身上。

    一天两天,他们自然可以坚持,可只要时间一长……

    正当他这么想时,突然只听嗖嗖两声,顷刻之间,原本就只有昏黄灯火亮着的地牢中顿时陷入了完全的昏暗。发现萧敬先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打灭了灯火,又惊又怒的他就再次听到了萧敬先那冷幽幽的声音。

    “别会错了意,我没打算借着这黑灯瞎火的时候对你做什么,只不过现在那条通到外头去的通道已经垮塌了,这大牢里通向外头的气孔也不知道还留了几个,如果还让这灯继续烧下去,只怕我们这些人一个个都得窒息而死。当然,如果气孔也全都垮塌了,那我们也活不了多久,总之,听天由命,看老天会不会一块收了我们。”

    面对萧敬先这种赌命似的满不在乎,齐宣简直气得七窍生烟,伴随而来的是深深的后悔。他一直知道萧敬先变化多端,疯狂嗜杀,可到底没有亲身体会过这家伙的疯狂。如果早知道会面对眼下这般困局,他绝对会在得知抓到萧敬先的第一时刻把人给杀了!

    留守府中骤然发生那一场爆炸的时候,越千秋正在那相邻的小院中,百无聊赖地等着二戒的消息。本来还有个严诩陪着他,然而,发现事态已经升级到几乎失控的情况下,严诩根本不可能按照二戒所说在这坐等,所以二戒走后没多久,严诩吩咐他老实呆着就匆匆离开了。

    因此,在听到爆炸声的第一时间,越千秋一下子就蹦了起来。他气急败坏地低声骂了一句脏话,随即不禁有些犹豫。因为相隔太近,围墙和屋子刚刚全都发生了不小的摇晃,围墙上甚至有土石坠落,可想而知留守府里此刻是怎样的乱象。他要不要翻墙到留守府看个究竟?

    尽管这样做有不小的风险,但权衡再三,个性使然,他到底还是没能老实呆着。他来到墙根边上,小心翼翼爬了上去,探出半个脑袋瞧了一眼,等发现这一墙之隔的小跨院中完全没人,他就不假思索地立刻翻墙跃了过去。

    等越千秋犹如游鱼一般窜到了乱糟糟的留守府大堂附近时,他早已经换了一副装扮,乍一眼看去就和那些犹如热锅上蚂蚁的小厮从者一模一样,毫不起眼。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没人顾得上周边是不是多了一个人,各种各样的大喊大叫此起彼伏。

    于是,在这种嘈杂犹如菜市场的环境中,越千秋想要打探的消息,不用他费一点劲就传到了他的耳中。

    “留守大人和萧敬先一块被困在了地牢里!快,赶紧调集人手过来,把入口挖开!”

    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越千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他根本不相信六皇子能有这样的果断手腕,疑心萧卿卿渔翁在后的念头也只是一闪即逝,占据脑海正中央的反而是一个根本抑制不住的想法。难不成萧敬先导演并领衔主演这一场猴子戏的最大目的,是为了这个?

    这算什么?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用得着这么狠吗?

    如果说之前萧敬先的“失手被擒”已经够让人心烦意乱,那么此时越千秋简直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都已经都被人灌了浆糊,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萧敬先的疯狂。感情告诉他,不如混在施救的队伍中,确认一下萧敬先的死活,可理智却告诉他,那疯子肯定还有后招。

    就当他陷入两难的时候,他突然只觉得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先是肌肉绷紧,随即就听到了耳畔传来二戒那恼火的训斥声,他不禁满肚子懊恼,可偏偏在这一刻,一个更大的嚷嚷把二戒的声音完全盖了下去。

    “皇上驾到!”( 公子千秋 http://www.biquge22.com/1_1506/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