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猛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章 唐州商会
    不多时,王越匆匆走上殿堂,单膝跪下行礼,“卑职参见殿下!”

    “说吧!什么紧急情报?”郭宋淡淡问道。

    “殿下还记得上次让卑职调查隐藏的敌军势力吗?”

    郭宋顿时有几分兴趣了,笑道:“莫非你查到什么眉目了?”

    王越叹口气,“只查到一根眉毛,离眉目还远。”

    说完他将一份口供呈上,“殿下请过目!”

    郭宋接过口供细细看了一遍,眉头一皱道:“这个唐州商会是什么背景?和河北唐州有什么关系?”

    “卑职也不清楚,这个人知道的情报很少,他只知道每个月有个管事会和他联系,但这个管事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他都一无所知,他的任务就是挣钱上缴,然后每年发展十名会员,这个唐州会的名字还是管事无意中说漏嘴。”

    “那这个人是做什么的,你们怎么会抓到他?”

    “这个人叫杨平善,新丰县人,差不多四十岁左右,是一个行商,专门替人买货并负责运输,没有任何背景,他原本是个小行商,三年前,有人给他五千贯的本钱,他生意开始做大了.......”

    “等一等!”

    郭宋打断王越的话,“谁给了他五千贯的本钱?”

    “就是唐州商会,卑职特地调查,官府就没有登记这个商会,也没有商人听说过,它肯定还有个别的名字,但卑职暂时查不到。”

    郭宋点点头,“你继续说!”

    王越又继续道:“从前年开始,唐州商会给了这个人任务,让他每年发展十名会员,这些会员的条件是,必须仇视朝廷,或者是孤儿,比如说党项人,这个杨平善去年就发展了六名党项人,还有四名因为我们而失去土地的人。”

    “因为我们而失去土地?”

    郭宋不解地问道:“有这样的人吗?”

    王越点点头,“确实有这样的人,而且还不少,当年朱泚将关中的庄园分赏殆尽? 普通农民其实分得不多? 主要是朱泚手下的将领、官员和他们的亲戚朋友,七成的土地都落在他们手上? 后来我们重新清查土地? 这些人的土地又全部被剥夺,这些人一直仇视朝廷。”

    “我懂了!”

    郭宋恍然? “发展会员的意思,就是把所有仇视朝廷的人聚拢起来? 是这个意思?”

    “殿下说得一点没错? 正是这个意思,这个杨善平之所以被抓,是因为他去年发展一名会员失踪,但他失踪前把杨善平的名字告诉了妻子? 他妻子跑到官府告状? 新丰县令把这个情况通知了我们,我们才抓住了这个杨善平。”

    “唐州商会?”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自言自语道:“很有意思,这到底是哪路大神?他们想做什么?发生政变还是干掉我郭某人?”

    “卑职打算先利用这个杨善平钓出他上的管事,然后再顺藤摸瓜!”

    郭宋摇摇头? “你这个方向错了,他们已经警惕? 不会再给你机会,你应该利用杨善平钓出要杀他的人? 把杀手抓住,然后再从杀手向上摸索。”

    “卑职明白了!”

    .........

    王越匆匆去了? 郭宋回到自己书房? 他刚坐下来? 妻子薛涛便给他端来一盏参茶,指着窗玻璃笑道:“夫君发现没有,到夜里,窗玻璃就变成了镜子。”

    郭宋微微笑道:“想把玻璃做成镜子还不容易吗?后面涂一层银液,就是镜子了,比铜境好用多了。”

    “那....那可以试一试吗?”薛涛期待地问道。

    “这个稍微等一等,等玻璃大量制作出来,中等人家也能安装得起玻璃的时候,就可以考虑其他用途了。”

    “夫君,还有什么用途?”薛涛好奇地问道。

    “还有很多用途,比如做器皿,做灯笼罩等等,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以后让能工巧匠们去考虑,这不是我该考虑的事情。”

    薛涛笑了笑道:“其实我更关心的不是玻璃,而是城儿,明天他就要开始科举了,假如他考上进士,夫君要封他官吗?”

    郭宋摇摇头,“他可以凭本事考上进士,给父母增光,但不可能再授官了,而且科举结束后,我也准备停止他去报馆做事,让进政事堂旁听,让相国们教他。”

    “我早就想说了,去报馆不安全,夫君总有仇家,万一被仇家知道了,就像敏秋兄长一样,那我真不敢想象。”

    郭宋心念一动,妻子倒提醒了他,他连忙对妻子道:“去把敏秋找来,我想问问她兄长之事。”

    薛涛点点头,吩咐侍女去找敏秋,不多时,敏秋快步来到书房,她发现大姐也在,心中的喜悦顿时消散了。

    “都坐下吧!”

    郭宋笑着让两人坐下,他对敏秋道:“我是想问问你兄长遇害的事情,一些细节我了解不多,你给我说说。”

    敏秋的兄长已经遇害一年了,嫂子也改嫁了大半年,敏秋内心早就平静如水,既然夫君想知道,她也照实说。

    “我最初是听大嫂说的,后来侄女告诉的事情,说大嫂说的有出入,大哥去太原后,变得很低调,完全不像长安时的高调了,他住在府宅里也深居简出,倒是大嫂和一个医师关系有点暧昧,这是我从小琴的只言片语中猜到,后来大哥发现后,大发雷霆,把医师赶走了,然后一个月后,大哥去商铺的时候,被人杀害了。”

    “是怎么杀害的?具体知道吗?”郭宋追问道。

    “我当时没问,后来小琴说,是一支箭从后背射入,她爹爹抬回来时,浑身变黑了,很快就咽了气,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毒箭。”

    “然后呢?你大嫂改嫁,是改嫁给那个医师吗?”

    敏秋摇摇头,“我不知道,她的事情我听到就恶心,压根就不想了解。”

    敏秋忽然反应过来,“夫君的意思是说,是那个医师害死我大哥?”

    “我没这样说,不过我总觉得有疑点,或许真是我仇家所为,所以我想把这个仇家揪出来。”

    旁边薛涛顿时紧张了,“夫君,他会不会盯住城儿?”

    郭宋笑着安慰她道:“放心吧!城儿不会有事,他有护卫保护呢!”

    “可是....敏秋大哥身边也有护卫啊!”

    郭宋不知该怎么解释,敏秋大哥的护卫是他自己掏钱从武馆请的,以他的吝啬小气,估计也不肯多花钱请好护卫。

    “不一样的,城儿身边的护卫都是晋卫府的顶尖高手,一共有五人贴身保护,外围还有内卫在监控,至少有三十人在保护他,他不会有事的。”

    薛涛稍稍松了口气,这时,敏秋道:“要不我去问问小琴,她应该知道母亲改嫁给谁了。”

    郭宋点点头,“你去问一下她吧!”

    敏秋起身去了,薛涛很了解丈夫,如果不是大事情,丈夫不会这样追根问底。

    她低声问道:“夫君,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郭宋想了想,还是应该告诉妻子,让她们自己有警惕。

    他便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王越最近发现一个秘密组织,可能是想造反,或者是想刺杀我之类,现在这个组织隐藏得很深,我有点怀疑敏秋大哥之死和他们有关,所以想从敏秋大哥遇害之事上找到线索。”

    薛涛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夫君,那我父母兄弟会不会?”

    “应该不会,他们若有此心,早就下手了,如果敏秋大哥真是他们干的,我估计也是涉及谋财,这个组织扩张势力需要大量钱财,当然,也是做给我看。”

    郭宋负手走了两步,又道:“你父母兄弟那边我会加强保护,另外,你们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外出,尤其要约束住小薇,不准她乱跑。”

    “我现在就去给她说。”

    薛涛想到女儿明天要去买脂粉,她顿时心急如焚,快步离开夫君书房,找女儿去了。

    “唐州商会!”

    郭宋负手望着窗外自言自语,“恐怕关键就在这个唐字。”

    郭宋回到书桌前,从抽屉里取出李氏族谱,这是从李渊开始向下分支的皇族族谱,最壮观是李世民一脉,但经历安史之乱、泾源之乱和宦官之祸后,李世民这一支只剩下寥寥数人,几乎都是孩童,全部在自己的控制下,但......”

    郭宋的目光又望向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分支,这两个分支下面还有十几人,基本上都不在长安,若自己所料不错,这十几人中必然有人被唐州商会控制住了。

    这时,门吱嘎开了,敏秋快步走了进来,她知道大姐已不在书房,便一下子钻进丈夫怀中,开始撒娇起来。

    “夫君多久没宠幸奴家了,你就不想想奴家的好处吗?”

    郭宋被她撩得心猿意马,便搂住她腰肢在她耳边低声道:“今晚吧!我到你那里去。”

    敏秋顿时眉开眼笑,娇媚道:“奴家现在就要伺候夫君!”

    她正要蹲下,郭宋连忙拉住她,“先说说正事,问得如何了?”

    敏秋点点头,咬牙道:“夫君猜得没错,贱人的新夫就是那个医师!”( 猛卒 http://www.biquge22.com/2_2113/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