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596、社会毒打是最好的老师
    就这样,陈汉升从一个被全厂通告被辞退的员工,不仅“官复原职”,而且还提升了半级,前后都没超过几个小时。

    唐萍和梁小海是理解不了企业领导考虑事情的复杂程度,可能在唐萍心中,陈汉升现在混的还不如她呢。

    陈汉升暂时也不会管这个表哥,寒假开学后事情很多,学生会的各种活动一大串,以陈汉升在财大里的身份,团委、校学生会、院学生会、其他一些社团组织,总归有些推不掉的邀请。

    二月份本来就短,只有28天,再加上开学就是25号,所以稍微一忙碌,很快就到了月底。

    28号的晚上,陈汉升在天景山小区吃完饭,准备去火车站接冯贵和沈如意,这对小夫妻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终于来到建邺了。

    沈幼楚自然要跟着去火车站,小阿宁想念沈如意,抱住陈汉升大腿小声央求:“阿哥,我也想去火车站。”

    陈汉升自然不会拒绝,胡林语闲的无聊,也想跟着去看一看。

    其实她对沈如意还挺好奇的,沈幼楚这般漂亮,堂妹应该也不差吧。

    “小胡也要去啊。”

    陈汉升走到胡林语面前,直愣愣伸出大腿说道:“来,抱住撒个娇,我就答应了。”

    “去死吧!”

    胡林语瞪了陈汉升一眼:“你下午和女人拍照玩耍的时候,我和幼楚都看见了。”

    “啥?”

    陈汉升愣了愣,这两天自己在学校和果壳之间来回跑,就连东大都没有去,哪有空和女人“拍照玩耍”。

    不过他本来就有亏心事,先是认真回想一番,的确没有任何纰漏,这才挺起腰怒斥胡林语:“我下午陪着其他学校的访问团,他们临走前要来图书馆门口合影,老子作为学生干部一起拍照的而已。”

    “哼!”

    胡林语知道这是实情,下午她和沈幼楚在图书馆,看到了一大帮人站在图书馆大理石台阶上说笑,陈汉升和财大团委的老师也在其中。

    这肯定是正当的事情,她就是故意吓吓陈汉升。

    “哎!”

    陈汉升心里骂着胡林语nmsl,嘴上不经意的抱怨道:“这本来是姜宇轩的事情,不过他那边的实习工作有些麻烦,所以陆校长就让我顶上来的。”

    这是和沈幼楚解释,要是以前,陈汉升大概率不会这样做的,不过随着果壳按计划慢慢在发展,看着离着成功越近,陈汉升越有些紧张。

    修罗场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发生,否则自己真是腾不出手的。

    ······

    从江陵出发到火车站大概40多分钟,不过在双桥门立交那里有点堵塞。

    阿宁坐在沈幼楚怀里,小脑袋抵在车窗上,盯着高楼大厦的灯火阑珊。

    她来建邺一个多月了,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习惯和节奏。

    “阿哥,我们什么时候到站啊?”

    路虎刚上环城高速,小阿宁就忍不住问道。

    陈汉升笑了笑:“怎么,想他们啦?”

    “想了~”

    小阿宁不会撒谎啊,她承认以后觉得很害羞,重重扑在沈幼楚怀里。

    “嗬嗬~”

    陈汉升笑着安慰道:“别急,车停就到站了。”

    “喔~”

    小阿宁应了一句,趴在车窗看了一会,又继续问道:“阿哥,车什么时候停啊?”

    “别急,到站车就停了。”陈汉升随口答道。

    “那我们时候到站啊?”

    “车停就到站了。”

    ······

    就这样,一路上小阿宁陷入了这个“为所欲为”的怪圈,她有时候也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只是反应不过来。

    “别听他的。”

    最后,还是胡林语受不了陈汉升忽悠小朋友,把阿宁抱到自己腿上说道:“看到前面隧道没有,过了就到火车站了。”

    沈幼楚也倾着身子,趴在陈汉升的座椅靠背上,轻轻说道:“如意上车前用公共电话和我联系了,这趟班次大概10点到。”

    “知道了,”

    陈汉升感觉到耳边有沈幼楚的鼻息,吹得汗毛痒痒的,停在火车站最近一个红灯面前时,陈汉升看了看时间说道:“如果不晚点的话,收拾行李出站大概十点一刻吧。”

    “嗯~”

    沈幼楚点点头,正要坐直身体的时候,突然看见陈汉升空出一只手向后伸来。

    两人在一起差不多三年了,沈幼楚虽然娇憨,也知道这是陈汉升表达亲昵的一种举动。

    沈幼楚有些害羞,不过还是伸出圆润的手腕,轻轻握住陈汉升的手掌。

    陈汉升紧一下,松一下的握着,沈幼楚跟着紧一下,松一下。

    这个时候,虽然陈汉升什么话都没说,不过沈幼楚仍然能感觉到蕴藏的喜欢。

    车厢里黑漆漆的,不过,偶尔有一两抹流光飞进来的时候,还是能够看清楚沈幼楚晃动着迷人的桃花眼,痴痴呆呆的盯着陈汉升,眼神里都是依赖和爱恋。

    胡林语心里啐了一口,心想亲热也不挑个时间,小孩子还在旁边呢。

    小胡吃着狗粮的同时,也顺便把阿宁强行搂在自己怀里,硬是不让她转头。

    “噔!”

    这时,红灯突然转成绿灯了,陈汉升点了两下沈幼楚的手背。

    沈幼楚缩回手腕坐直身体,脸上也仿佛镀上一层宜喜宜嗔的温柔,只可惜这种容颜,陈汉升没看到,胡林语看到了。

    “幼楚,你真好看啊。”

    胡林语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非常心痛的说道:“就是太便宜陈汉升了。”

    ······

    到达火车站门口的时候,时间差不多9点40分,不过轿车开不进去,只能远远的盯着火车站门口。

    建邺火车站是个大型交通枢纽,出站口始终人流不息,拖着行李箱的,背着包裹的,还有用扁担挑着麻袋的······忙碌的不仅是行人,还有那些拿着“住宿”纸牌的大妈。

    三年前,陈汉升也享受过这种邀请。

    三年后,陈汉升早已身家千万,不过大妈们也没有懈怠,她们仍然用淳朴好客的态度欢迎每一位旅客。

    “大兄弟,住宿不,我们姑娘很漂亮的,出来玩就要大胆点嘛······”

    “果然有需求就有市场啊。”

    陈汉升心里想着,光是停在这里的半个小时,就有几个年轻而孤独的灵魂,在大妈的热情引导下,悄摸走向隔壁一条小路。

    大概10点10分左右,三个大人还没发现,注意力一直非常集中的小阿宁突然叫道:“出来了,他们出来了。”

    陈汉升看了看,果然是冯贵和沈如意。

    冯贵背着三个大包,沈如意拿着一些家用品,刚出站的脸上都是一脸茫然,似乎还在适应这里的气候、景色和热闹的人流。

    沈如意是比较招眼的,因为她比较漂亮。

    小阿宁刚要推门下去,只听“吧嗒”一声,陈汉升突然锁住了车门。

    “阿哥······”

    阿宁单纯大眼睛里都是疑惑。

    “这两人啊,都是山里出来的。”

    陈汉升仰在椅子上,瞅着冯贵和沈如意说道:“他们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太少了,就算我们叮嘱100遍,一定要提高警惕,一定不要相信陌生人,他们也未必听进去。”

    “既然如此。”

    陈汉升斯条慢理的说道:“那就先接受一次社会的毒打吧,这样记忆会特别的深刻。”

    “那,那······”

    沈幼楚很担心,没想到陈汉升都懒得讲道理,直接让冯贵和沈如意面对疾风。

    “没事的。”

    陈汉升捏了捏沈幼楚光滑的脸蛋:“我们就在这里看着呢,最多就是损失点钱财,要不就是受点惊吓,不过从长远来看,绝对可以提高他们的防备心。”

    ······( 我真没想重生啊 http://www.biquge22.com/2_2131/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