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史上首次并购(盟主加更)
    透过会议室的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大栅栏街上的车水马龙,却不虞外头人能偷窥到自己。

    董事们听了孙大午的禀报,全都脸色一沉。

    “威胁他们了又如何,难道还想跟咱们对着干吗?”监事会主席英国公先吹胡子瞪眼起来。

    “张主席,监事会的职责是监督和质询。”长公主敲了敲手边小木锤,让张溶保持安静。“不要打扰董事会。”

    “嗨,我不是着急嘛。”英国公讪笑一声,乖乖闭嘴道:“你们说,我听着。”

    可见这个董事长,还真是只有长公主能当。要是换成赵昊,拿什么镇住堂堂国公?

    “英国公说的其实有道理……”定国公便接过话头道。

    “董事会里只有职务,没有爵位。”长公主再次提醒。

    “哎,是张主席。”定国公对上长公主,一点脾气都没有。马上改变了称呼,然后借着道:“张主席说得对,一些乡下土财主煤老板而已,谁敢动咱们的人一根指头,把他连窝端了就是。”

    “徐董事这话不尽然。”接触了快半年,鸡公公姬吉对西山的情况,已经十分了解了。

    “山里头情况十分复杂。那些煤老板都是地头蛇,他们真要偷偷使坏,咱们还真是防不胜防。”

    “不要紧,把他们集中起来,让冯公公出面去警告一下。”今天冯保当值,没来出席,但董事们并没忘了他。

    “就不信东厂提督的关爱,还不能感化一群煤老板。”

    “不错,让他们署名互保,互相监督。”歪着脖子的朱时懋也斜着点点头道:“出了事儿一起连坐,就没人敢乱来了。”

    “这主意不错。”董事们赞许的点头,又有人提议道:“不过还是把他们收编了肃静。等咱们路修好了,谁不加入就不让他用咱的路,看他们怎么把煤往外运。”

    “哈哈哈,好主意!”董事们发出了愉悦的笑声。

    赵昊本来打算,借着这个引子,煞有介事的提一提加强护矿队的迫切性。

    但听了这些蛮霸的发言,他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多虑了。

    强龙不压地头蛇没错,可要是强龙也是本地龙呢?

    有这帮权贵头子镇着场子,俩王四个二怎么破?

    哎,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于是这一议题,他又没有发言。

    ~~

    待到将公司运营状况汇报完毕,孙大午又看看赵昊,然后低声爆出个大新闻道:

    “另外,鉴于本公司和卢沟桥煤场业务高度关联,大股东高度重合,因此管理层经过反复讨论,正式向董事会提议,并购卢沟桥煤场!”

    “并购卢沟桥煤场?”原本有些倦怠的董事们,听总经理说到这儿,一个个可就不困了!

    “是那个卖煤藕的卢沟桥煤场吗?”朱时懋的脖子都直了!

    “不错,正是今年正月率先推出煤藕,如今占领京城内外七成以上市场,最远卖到卫辉府的卢沟桥煤场!”孙大午自豪的提高声调道:

    “在下不才,正是卢沟桥煤场的首任掌柜。亲眼见证了煤场,在咱们董事长、副董事长的英明领导下,是如何眨眼间从无到有,再一眨眼便强大无比的奇迹过程!”

    赵昊闻言瞥一眼孙大午,心说这胖子越来越会说话了。

    一众董事和监事则齐刷刷的望向他,目光炽烈而饥渴。

    如果说,在如今的北京城,还有什么比西山煤业更耀眼,那一定是卢沟桥煤场无疑!

    毕竟西山煤业还在亏损期,而卢沟桥煤场已经是一直不断下蛋的金鸡了!

    还是那话,那煤场若非是长公主的买卖,他们早就扑上去抢食吃了。

    现在,管理层竟提出并购卢沟桥煤场,怎能不让人血脉贲张?!

    赵昊却依然面沉似水,只是指了指列席的小黑胖子道:“这位是接孙大午班的,先让他给大伙儿介绍下煤场的具体情况吧。”

    小黑胖子赶紧起身,朝众人深施一礼,刚要再一一问安,却被长公主一锤子打断道:

    “少废话,直接讲。”

    “哎,是。”小黑胖子咽口唾沫,缩缩脖子道:“小人名唤郭大,乃是现任的卢沟桥煤场总管。”

    他一边自我介绍,一边将做好的财务简报,一人一份发给众位董事,连两位监事都有。

    众人便一面翻看简报,一面听小黑胖子汇报道:

    “本煤场自今年正月初四开业,正月初八开始销售,当月一共收入银十二万三千二百一十两,煤两千八百七十九万斤。扣除成本共获利三万两千两百两……”

    “嘶……”董事们一阵倒吸冷气,当月投产,当月盈利三万多两,这是什么概念?摇钱树也没这么猛啊!

    “二月,共收入银十八万两千六百一十两,获利四万八千九百两。”

    “三月份,共收入银二十万七千三百两,获利五万三千一百两。”

    “四月份,也就是本月,还差最后几天,但已经收入超过二十二万两,本月获利肯定超过五万五千两!”

    “我的天呐……”股东们难以置信的直摇头。在常识中,随着天气转暖,煤炭生意应该越来越差,直到入夏后直接歇业,待到秋凉才会迅速复苏的……

    “怎么卢沟桥煤场,却能一直逆势增长呢?”李公公代表董事们提出疑问。

    “原因有三,一是我们煤藕的质量最好,而且送货上门。”郭大便自豪的讲解道:“并且还提供回收服务——顾客可以用十个烧过的煤藕,换一个新煤藕,这样客户自然越来越多。”

    “你们干嘛要回收烧过的煤藕?”定国公不解问道。

    “这是变相降价促销,可以大大增加用户粘性。”赵昊淡淡说一句道:“而且煤渣的用处多着呢。”

    “哦。”众董事不明觉厉的点点头。

    “二者,正如公子所言。”郭大接话道:“在原煤价格飞涨的情况下,我们非但没有涨价,反而变相降价,同行根本没法竞争,只有要么关门歇业,要么加入我们两条路。”

    “为什么可以不涨价?”朱时懋歪着脖子追问道。

    “因为我们成本够低,一枚四文钱的煤藕,原先成本在两文七八,就是煤百斤涨到一百五十文,我们也能保持一定的盈利。”郭大豪气的答道。

    “哈哈,煤涨到一百五十文,我们岂不要笑醒?”股东们不由乐了。

    “副董事长,高,实在是高!”然后有人明白过来,朝赵昊竖起大拇指道:

    “煤炭涨价,西山煤业多赚钱;煤炭跌价,煤藕多赚钱。合着不论涨跌,副董事长都能大赚啊!”

    现在董事们都知道,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的分工了。

    这娘俩一个负责镇场子,一个负责拿主意,端得是狼狈……哦不,相得益彰啊!

    ps.第四更,感谢新盟主‘鹤舞沙洲’支持,求月票、推荐票啊~~~( 小阁老 http://www.biquge22.com/4_4173/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