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男人的江湖 > 第567章 逍遥自在
    金石坚和两位局长大人没时间也不想在山沟里呆着,吃完午饭坐上飞机就走,顺便把金小芳也带走了,满屋子的醋味随着金小芳的离开也消散而去。梁惠凯的一句话免去了监狱的一场风暴,监狱长感恩戴德,法外开恩,允许三个女人住一晚,直到看着梁惠凯行动如常,让她们放心离开。刘若雁和王冬冬自然不会在卫生所陪着当灯泡,两人去县城开了房间,等着钟灵。

    经过一下午的治疗,梁惠凯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打了几盆热水,把自己彻底洗了洗,感觉神清气爽,这才好意思把钟灵揽到怀里。感受着男人宽阔的胸膛,钟灵又忘了这是个花心贼,问道:“你不在,矿山谁管呀?”梁惠凯说:“生产有人负责,大事由金总罩着,问题不大。”

    钟灵酸溜溜的说:“是吗?我真傻,现在才知道人家金总为什么对你那么好,原来是看在你的小芳姐的面子上。既然她爸爸都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不做人家的女婿?那多厉害!”

    这臭嘴!梁惠凯暗骂自己,连忙说道:“不论别人家有多少财产,有多大的势力,谁也没我的宝贝丫丫好,只有丫丫才是我的良配。等出去后,哥给你补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这倒是真话,钟灵心里美滋滋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如果真心待我,以后你不准想她们。”梁惠凯上下其手,吻着她的耳朵说道:“必须的!哥只想你,现在就想你,怎么办?”

    钟灵娇嗔道:“别动,现在正是危险的时候。”梁惠凯说:“要不你检查检查你的宝贝,是不是让他们给我打坏了。”坏什么呀?像铁棍似的!钟灵的身子没了骨头,笑道:“坏了才好呢!免得你干坏事。”

    女人的身子像火一样在梁惠凯心里熊熊燃烧,感到鼻子里又热了,哀求道:“宝贝儿,你看看我流鼻血了!自从吃了蛇胆就多了个毛病,常常流鼻血,你帮我消消火呗。”钟灵一看,还真是!气恼的骂道:“你这不要脸的东西!我、我,轻点啊……”

    悄声无语入床帷,含羞带笑把灯吹。病房里黑乎乎的,两人不敢发出任何动静,亲吻着,缠绵着。越压抑越冲动,好像是两人有史以来最刺激、最兴奋的一次,恨不得把对方和自己融为一体。

    悄悄的泄了火,却没有丝毫的倦意,钟灵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梁惠凯搬个凳子趴在床边,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一边摩梭着女人的身体。嗯,好像更加丰满了!梁惠凯笑道:“这儿大了不少啊。”

    “怀孕了能不大吗?”钟灵拍了一下男人的咸猪手,突然想起王冬冬的狗爪子趁睡觉时常抓着自己的胸来,下意识的说道:“王冬冬可不要脸呢!”梁惠凯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怎么了?”

    钟灵说完就后悔了,脸涨得通红,心道幸好黑着灯,要不丢死人了!脑子里忽地闪出一个念头,好像自己不仅很享受那样,而且心里隐隐有一丝喜欢王冬冬!钟灵把自己吓着了,愣愣的不说话。

    王冬冬说话办事很得体,怎就不要脸了?这罪过够大的!梁惠凯惊疑不定,生怕王冬冬惹得钟灵不高兴,亲了一口又问道:“宝贝,到底怎么了?”钟灵回过味来,扑哧一笑:“不告诉你!”

    笑了就好!梁惠凯放下心来,用力捏了一下问道:“她怎么不要脸了?不会是偷袭你这儿了吧?”钟灵生气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梁惠凯说:“猜的呗!到这里我的手机都被没收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天哪,不会是真的吧?”钟灵红着脸说:“胡扯!”

    这姐俩什么意思?看来我左拥右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梁惠凯心里美极了,一脸严肃的说道:“你俩不会是常常睡在一起吧?我警告你,不准和她睡在一起,万一性倾向改变了怎么办?你只能喜欢我!”钟灵心虚,骂道:“不要脸!净胡说八道!”

    越骂说明她越心虚!不过,你俩好成一个人才好呢!梁惠凯对这次的牢狱之灾充满了感激之情,看来,人生赢家将是自己以后的标签!心里激动,低下脑袋又啃了起来。钟灵嗔道:“别闹了!”梁惠凯说:“我怕你改性了,要时时提醒你,你是我的女人!”……

    美好的生活总是短暂的,转天起来女人们吃完早点都走了。钟灵没有给梁惠凯一点机会一亲其他女人的芳泽,在梁惠凯失望是眼神中,得意洋洋的走了。无聊的狱中生活又开始了。好在经过这次事件,梁惠凯在监狱里的地位大幅提升,再也没有狱警对他吆三喝四,个个客客气气尊为座上宾。

    监狱长姓秦叫秦勇,直到梁惠凯身上的结痂全部掉光了才说道:“小梁,鉴于你的身体不好,给你安排一个房间,只有你一个人住,怎样?”我也能混个单间了?当真是翻身农奴得解放!梁惠凯一乐,从病床的床单下拿出五万块钱塞给他说:“谢谢了!兄弟的一点心意。”

    秦勇推辞道:“这样就不对了,你瞧不起我!”梁惠凯说:“秦哥,千万别这么说,是兄弟我有事相求。”那就不客气了!秦勇收起钱说道:“客气了,有事你说。”梁惠凯嘿嘿一乐,厚着脸皮说:“秦哥,兄弟我没别的毛病,就是火力壮,几天没女人鼻子就流血。你看,我女人来看我的时候能不能单独见个面?”

    这有点过分了吧?秦勇吸溜一声说:“这要是在外边,哥给你找女人都行,可在这里边就有点……”梁惠凯马上又拿出一打钱塞给他说:“兄弟我没本事,但是我的女人有钱,有兄弟我一分就有哥一分。”秦勇说:“你这是干什么?”梁惠凯按着他的手说:“你就别客气了,以后求你的事多着呢!”

    秦勇想想说:“这里有本事的人也不少,从没人提过这样的要求,只能见机行事了。”梁惠凯说:“我绝不勉强老哥。你不知道,兄弟我的身体异于常人,也很苦恼。”秦勇说:“我听大夫说了,你的伤口恢复的特别快,奇人!走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梁惠凯新的囚室在一区,一区的队长恰好是当初看管平头哥的陈队长!陈队长已经不认识梁惠凯了,梁惠凯也装作不认识他,因为结果都一样,要重新开始。进到牢房的第一间就是梁惠凯的囚室,里边摆着两张上下铺,有独立的卫生间,当然,空无一人。梁惠凯满意,连声谢谢。

    秦勇说:“咱们的监狱有个石料厂,前一阵下大雨把路冲毁了,一直没干活。路马上修好了,也要重新动工,不过,你可以不去。”梁惠凯说:“老哥,我不能例外,让陈队长不好管理,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秦勇说:“那好吧,以后你就听陈队长的,有事可以直接找我。”

    再次见到陈队长,见面礼是少不了的,梁惠凯又给他塞了五万。陈队长高兴,有背景还这么低调,这叫会做人!当天晚上就和梁惠凯、秦勇一起喝了一顿酒。监狱里不像看守所管理那么严格,这儿有相对的自由,抽烟喝酒是常事。梁惠凯充分发挥自己的强项,把两人灌得迷迷糊糊找不着北。

    从陈队的办公室出来,吹着凉爽的晚风,梁惠凯信步走回自己的囚室。刚到门口,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喊道:“梁爷,我们泉哥有请!”“泉哥是谁?”梁惠凯一愣,忽然想起沈大智说过的泉哥来,是这儿那个最厉害的人物!在愣神的间隙,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是我!我是泉哥。”

    循着声音望过去,一个铁塔般的大个儿站在那儿,双手插在囚服的口袋口袋里,一对大眼睛正盯着他!梁惠凯心里一禀,这大个足足有一米九,身子又宽又厚,剑眉立目,一脸凶相,看相貌就让人心里一寒。心里冒出一个名字来:北极熊!

    但是,梁惠凯只怕狱警,不怕其他任何人。不紧不慢的走过去说道:“泉哥,找我有什么事吗?”泉哥伸出手来说道:“不想认识认识吗?”梁惠凯见他的大手粗壮厚实,自己的手明显小了一号,不由得绷紧了神经。伸出手和他握在了一起说道:“幸会!”泉哥也说道:“幸会!”手上的力气却越来越大。

    握着他的手就感觉像铁钳一样坚硬,梁惠凯只好不断的加力,两人便较在了一起。没一会儿,梁惠凯鼻尖上开始冒汗,用尽全力也占不了上风,感觉他再加一分力气恐怕自己就承受不住的样子。然而泉哥却镇定自若,梁惠凯心里嘀咕,这家伙力气真大!如果自己没有吃蛇胆的奇遇,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泉哥松开手,哈哈一笑说道:“佩服!我还从未遇到过有人只能从力量上和我抗衡,你算头一号!棋逢对手,让我技痒难忍,咱俩过两招?”梁惠凯也蠢蠢欲,自从和穆雷学武以来,除了穆武是自己的对手之外,还没有遇到过能在自己手下走上几招的。骤然遇到强手,豪气顿生,说道:“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拉开架势,泉哥一招手道:“你先来吧!”既然他托大,那就不客气了,梁惠凯一式“迎风展旗”,左手上打他的面门,是虚招,右拳直击他的心口,这是实招。奇门十三肘是梁惠凯最熟悉的招式,再次耍起来,感觉虎虎生风又有进步,不禁得意。哪知泉哥不招不架,一击直拳奔着他的脑袋来了!

    梁惠凯一惊,这不是自己的当初对付笑面虎的套路吗?泉哥仗着自己力大臂长,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梁惠凯这一拳便白打了。好在和穆武切磋后,经验丰富了很多,立刻变招,一式青龙献角,右拳变肘,挡住他的直拳,上前一步,左肘撞向他的肋部。泉哥还是如此,不管不顾,挥肘砸向梁惠凯的后背!

    梁惠凯有些气馁。泉哥的拳脚势大力沉,而且皮糙肉厚,同样是打一下自己肯定经受不起,只好顺势下蹲,一式“观音弹尘”,撞向他的小腹!梁惠凯变招奇快,泉哥应变不及,这一肘擦着梁惠凯的肩膀过去了,却被梁惠凯撞得倒退一步,小腹内翻江倒海,倒吸一口冷气,顿时重视起来。

    梁惠凯刚站起来,泉哥一拳接着一拳攻了过来。看着那斗大的拳头夹着风声而来,让人心里寒意顿生,梁惠凯且战且退,不敢硬接。泉哥得理不饶人,越打越威风,梁惠凯有些急躁。奇门十三肘适合近身搏斗,然而泉哥的拳脚控制的面积很大,近不得身,便失去了威力。

    硬打肯定是行不通,只好展示三元功来,抽身换影,乘势借力,避锋藏锐,以巧制拙。思量间,泉哥一击斜拳向梁惠凯的右耳击来。梁惠凯霍地伸出右手掤住他的肘内侧,顺势含胸身腰向后一转,左手在右腕下穿出,搭在他的左手肘上,沉劲叠住,右手便拍在泉哥的肩上使劲一送,泉哥硕大的身子撞在了墙上!

    梁惠凯忽然变招,泉哥猝不及防被打个正着。站直了愣愣的看着梁惠凯,觉得自己一身力气无处发泄,却又感觉到论拳脚的造诣上差距很大,明显不是梁惠凯的对手。虽然不怕,心里不服,却也知道再打下去也占不到便宜,忽然哈哈一笑说:“好手段!老哥佩服,屋里请!”

    不再纠缠便好,梁惠凯松了口气,跟着进了他的囚室。那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马上给沏好茶,然后一声不响坐到了一边。看他长得俊俏,专门伺候泉哥,梁惠凯心想,这家伙不会是“兔子”吧?

    泉哥说道:“一山不容二虎,既然你的拳脚功夫更出色,这儿以后你说了算?”梁惠凯一乐:“泉哥,你错了,我从不想在这儿称王,志不在此!一山可以有二虎,这儿还是你说了算,我只求逍遥自在!”( 男人的江湖 http://www.biquge22.com/4_4703/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