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千秋不死人 > 第五百二十八章 赌斗
    这九曲黄沙大阵虽然玄妙,威能更是强横,自成一方虚空,有无穷伟力汇聚于其身,但能难得住虞七吗?

    他当真破不开吗?

    大阵能不能破的开此时不说,此时那时光倒流,将虞七硬生生的自法天象地状态打回原形,着实是令他好生的惊讶。

    甚至于,心中充满了骇然。

    “时光之沙,好生强大的时光之沙!”虞七眼神里露出一抹骇然。

    “小子,现在知道老祖手段不凡了吧?须知天下间真人十二,那个是简单之辈?那个没有保命护身的手段?”黄龙真人笑的得意:“师侄,你若是服个软,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要是继续负隅顽抗,不听劝告,可休怪我这个做师叔的不客气,万一时光之沙逆流,将你一身神通本事打回原形,可休要怪我没有劝说你。”

    “这黄沙大阵好生邪门,掌握了时光之沙,竟然可以借此操控时空之力,当真是邪门得很。我正好可以趁机看破他的黄沙大阵,掂量一番黄龙真人的本事,日后若封神大劫起,也能应付得来。”虞七盘坐在黄沙中,体内人神之力流淌,阴阳岁月变在周身护持住:“你有时光之沙,我有阴阳岁月变,你的时光之沙或许能操控时光之力,但对我来说还是太弱了。”

    大阵外

    黄龙真人目光灼灼的看着虞七:“哈哈哈,这小子陷在了黄沙大阵中。这厮一身本事不说惊天动地,但却也天下少有,单凭一个时间之沙,未必能困得住他,这小子怕不是在打我的时间之沙的注意。”

    “不过,却也正中我的下怀。老祖我可以趁机紊乱时空,其内过了一天,外界却是三天一过,等到他出来的时候,黄瓜菜都凉了!”黄龙真人阴阴一笑,却不想让虞七参悟时光之沙的奥妙,而是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黄沙大阵内:“虞七,你若肯服个软? 我就放你出去。你若是肯与我讲道理? 我也绝不为难你。”

    “讲道理?你们这群高高在上的世家之人,也会讲道理?”虞七冷冷一笑。

    他正要拖延时间? 等到夏桀将黄家屠了? 为自己制作不在场的证明。

    黄家乃是千年世家,可不是谁想屠就能屠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黄龙真人? 虞七轻轻一笑:“师叔,你距离我这么近? 难道不怕我将你擒下? 然后逼迫你放开大阵,叫我出去?”

    “你我看似近在咫尺,却是远在天涯,根本就不在一个时空? 我与你来说? 不过镜花水月,你如何能触及得到我?”黄龙叹了一口气:“虞七,你要知道,道门并非没有降服你的手段,只是大家不想与你一个小辈计较而已。”

    “你说的天下大势我都懂? 子辛也得了两条真龙,更是盗取了我道门的蚩尤真身? 一身战力堪称天下第一人,横推当代无敌手。可是? 打天下、治天下不是单凭拳头就能做得到的。当朝天子想要治理天下,就脱离不开千年世家的帮助? 天子再厉害? 也不能分身万千? 取代了九州内外数十万大小官吏。这数十万大小官吏,乃至于皇城禁卫,可都是我千年世家的人。在不客气的说一声,你岳父傅天仇,也是我千年世家的人。”黄龙看着虞七:

    “你不是一个无情的人,更不会去在乎什么天下大势、千年世家,却为何偏偏在武彩屏与紫薇的事情上横加干预?”

    “千年世家的联姻,不是靠着某个人就可以,武彩屏的时代已经过去,岂还能起到联姻的作用?”黄龙抚摸着胡须:“紫薇公子与武彩屏是情投意合……,你岂能因为家族利益,却拆散二人。”

    “呸,说得好听。什么武彩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糊弄鬼呢?莫非当人王的眼睛是瞎子不成?”虞七狠狠的啐了一口:“老道士,你若肯放开大阵,让我出去倒也罢了,否则……咱们没完。”

    “冥顽不灵!现在天下间八百诸侯人心思动,真龙屡屡出世,天下大乱乃是定数。即便不是我西岐取代大商,也会有别的诸侯取代大商。子辛强行逆改天数,为大商续命三百二十年,篡改天道定数,必然会遭受天道反噬。群狼噬虎乃是天道大势,你这厮偏要逆天而行,与阐教那群不争气的东西搅合在一起,实在是愧对宗门栽培。”

    虞七闻言闭上眼睛,参悟黄沙大阵的玄妙,懒得理会黄龙真人的话语。

    这黄沙大阵的玄妙,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即便是他也难以参悟,只能模糊中看出几分端倪。

    黄沙大阵运转,动用的并非黄龙之力,而是大地之力。

    “虞七,不如你我赌一局如何?”黄龙真人见虞七油盐不进,干脆直接激将:“你要是怕了,那就作罢。要是不怕,就尽管与我赌斗一场。”

    “与你赌斗一场?你既然这么想输,那我就成全你。你想怎么赌?”虞七睁开眼,静静的看着黄龙真人。

    “我赌你拿不下紫薇!”黄龙真人开口。

    “我要是拿得下呢?”虞七顿时来了兴趣,心中有些差异,不知道黄龙真人哪里来的底气。

    “你要是拿得下,一切作罢,老道士身上的宝物,任凭你挑一件。你要是拿不下,我只叫你成全了紫薇与武彩屏,然后将你身上的照妖镜交出来,贡献给道门祖庭,为我道门神器,助我道门降妖除魔。”黄龙一双眼睛目光灼灼的看着虞七:“如何,你可愿意?”

    “有点意思!你这老道确实是有点意思!你身上的诸般宝物,皆难入我法眼,唯有眼前黄沙大阵,勉强算是凑合。我若想要你的黄沙大阵,你意下如何?”

    “那就给你!”老道士想都不想的说了出去。

    “那就成交,你放我出去吧,我去与紫薇较量一番。”虞七笑眯眯的道。

    “异想天开,等到他们拜堂成亲之后,我在放你出来。”老道士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虞七:“现在,你还是在里面呆着吧。”

    看着眼前的黄龙真人,虞七眉毛一挑:“我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我却想不出来。”

    外界

    一只金翅大鹏血脉的大雕振翅而去,卷起了阵阵飓风,只见那大雕一个振翅便是数百里,不过半日就已经来到了上京城外。

    “公子,大商人王可是早就想要对公子不利,欲要吞了公子身上的半条真龙,这上京城一旦去了,被鹿台发现踪迹,咱们可就就有可能被子辛留在了城中。王图霸业,毁于一旦。”南宫适难在紫薇身边,眼神里充满了凝重。

    说实话,他是不太想去朝歌城的,因为朝歌城实在是太过于危险。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紫薇身份高贵,犯不着冒奇险。

    “她等了我几十年,好不容易熬死了武老爹,又熬死了武靖,现如今承蒙老太君开恩,我又岂能辜负了她的情谊?她为我咒杀了上京城的多少公子哥,难道我不知道吗?我虽然天性薄凉,但对感情、对她却是一心一意。”紫薇看着南宫适,眼神里露出一抹坚毅。

    听了紫薇的话,南宫适摇了摇头:“大公子如此痴情,日后必然会为感情而栽大跟头。自古以来,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这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入城吧。你我乔装打扮,暗中潜入其中,将彩屏接过来。”紫薇手中拿出一道符篆,往身上一拍,只见其身形一阵变换,然后再出现时已经换了另外一副模样。

    城内

    天来居客栈

    武彩屏静静的站在窗子前,看着大街上的车水龙马,眼神里露出一抹忧虑,忧虑中却又透露出一抹喜色。

    武彩屏深吸一口气:“好像被人盯上了。”

    身为武家的人,绝不是吃干饭的,本事还是有的。

    更远处的怡江酒楼内

    铁兰端着酒壶,透过半掩的窗子,将整个天来居看在眼中。

    “信报可靠吗?”铁兰山看向雷震子。

    “当然可靠,我截教内部传来的消息,断然无差。只要咱们擒了紫薇,将其交给大王,到那时大王必然会重重赏赐你我。”雷震子的声音里充满了灼灼之音。

    听了这话,铁兰山略作沉吟:“紫薇身具天数,怕不是那么好擒拿得,要不然你我上报鹿台?”

    他有些担心,还有些迟疑。

    “凭你我的实力,未必会差了鹿台中的两位老祖。五脏境界的大修士又能如何?你我现在可是身融不死之身,掌握了人神之力。”雷震子看着铁兰山,他又不傻,道门内部的消息,万一出了岔子,紫薇没有来,他怎么和鹿台交代?

    不求有功,但求无错。

    立功是在不出错的前提下。

    不过是短短几年时间,雷震子这个草出身的娃娃,便已经变成了官场的老油条子。

    天见可怜,谁知道他都经历了什么。

    “罢了!罢了!”铁兰山吧嗒着嘴,眼神里露出一抹轻松释然,当年他与紫薇的龌龊可不少。当然不希望紫薇被真的抓住。( 千秋不死人 http://www.biquge22.com/4_4746/ 移动版阅读m.biquge22.com )